第七部第二十一章人间第一情!

作者:风凌天下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部第二十一章人间第一情!

    众人同时呆住!

    楚飞烟头晕目眩的晃了晃,一屁股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半晌没有言语。(《》网7*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我自己不敢做主,需要三婶你……做个决断。”

    大家都明白,这样的决断,也就只有孩子的母亲,段淑仪能够下决定,别人,没有这个权力!楚阳踢出来,乃是合情合理,无可厚非。

    但众人依然同时无语。

    想要这两年没有痛苦,就舍弃后两年的续命机会。想要后两年的续命机会,就不可能减轻这两年的痛苦。

    段淑仪痛苦的咬着嘴唇。

    女儿已经痛苦了十一年,好不容易有不必痛苦的机会,怎能放过?可是……一旦选择了两年无痛苦,两年后灵药找不齐怎么办?

    灵药的难寻难找,这几年大家可是亲身经历,谁有这么足的把握,在区区两年之内就找的齐?但若是放弃了后两年,万一在孩子……不治之后不久,立即找到灵药……岂不是抱憾终生?

    这个选择,真是左右为难。

    众人同一时间沉默了下来。楚飞凌拧着眉头,杨若兰满脸沉重。

    将心比心,若是自己的孩子出现这种情况来让夫妇二人选择,夫妻二人也是万万不敢轻率作出选择。

    这不是选择,直接就是生死两难!

    楚飞烟一向最热心,此刻也闭了气。连咳嗽也不敢了……

    段淑仪满脸的矛盾,痛苦,张开口又闭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楚乐儿在一边看着,良久,突然鼓起勇气道:“大哥,我可以选么?”

    楚阳一怔,道:“乐儿自己选,当然可以。《》网 ”

    楚乐儿鼓起嘴唇,紧张的伸出小舌头舔了舔自己嘴唇,转过头看着母亲,眼中满是眷恋,转回头,毅然道:“大哥……我想……我想多活两年!就算没有希望…就算痛…我也希望能……活到十五岁!”

    楚阳愣住!

    不仅是楚阳,连楚飞凌杨若兰和楚飞烟,也都同时愣住!

    “为什么?”楚阳诧异的问道。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女孩子,定然是会选择两年没有痛苦。绝对想不到,她竟然选择了多活两年!忍着极度的痛苦,再活两年!

    “我想陪着我娘和我爹。”楚乐儿垂下睫毛,难过地道:“他们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他们……我爹娘太可怜了,自从我能够记住事情,因为我拖累着,就没见他们笑过……”

    “就算更痛……我也想多陪他们两年,大哥,你不知道,当我痛的时候,我娘抱着我,我就不痛了,真的。”楚乐儿认真的说道。

    “我怕我死了,我娘会伤心,我爹也会伤心……”她顿了顿,转头深情的看着母亲,道:“哪怕只是让他们晚两年伤心,也是好的。我会很坚强的,保证痛的时候不叫。”

    “乐儿!”段淑仪大叫一声,摧心断肠的痛哭失声!

    楚飞凌眼眶湿润,长叹一声。杨若兰更是眼泪早已流下来;楚飞烟抽噎着,长吸气,不断地眨眼,不让眼泪留下来,嘴里一个劲的喃喃道:“好孩子!好孩子……”

    楚阳也险些掉下泪来。

    大家都知道,楚乐儿现在承受的痛苦,实在是生不如死。每过一天,就多一天的折磨。每过一个时辰,就多一个时辰的痛苦!

    但这个坚强的小姑娘,却为了自己的爹妈能够不伤心,能够晚一点伤心,毅然选择自己多承受两年这种比炼狱还要更甚十倍的痛苦。

    楚阳的心,真真切切的颤栗起来!

    “不行!”段淑仪突然满脸是泪的抬起头:“我要两年乐儿的无痛苦!”

    “啊?”楚阳与杨若兰楚飞凌楚飞烟同时惊呼出声。《》网

    段淑仪将女儿抱在怀里,颤抖着声音犹带着哭腔,道:“乐儿自从出生,就没有感受过毫无痛苦是什么感觉……她没玩过,从来就没有开心过……所有别的孩子具有的,很平常的,她来到这人世间十一年了,从来没有享受过哪怕一丝一毫……”

    “既然有这个机会,让她毫无痛苦的过两年,那么……我无论如何也要满足她!……两年中,找到了药,固然是好;若是找不到……若是找不到……”

    段淑仪泪水扑簌簌的落下:“……若是找不到,我也让我女儿在有限的十三年寿命里……能有两年快快乐乐的时光……”

    她凄惨的咧嘴一笑:“若是能找到,两年也差不多。若是找不到……纵然两百年,也是枉然……那是命该如此。”

    “我只希望,我女儿不管生与死,都有无病无痛的日子……哪怕两年后找不到药,我女儿,毕竟也是过了两年的快乐日子。两年,不痛……”

    众人为之动容!

    人世间,竟有这样的一对母女!

    “娘……”楚乐儿眼泪扑簌簌的留下来,将小巧的脑袋塞在母亲怀里,两条瘦弱的手臂紧紧的环绕著母亲的腰,细细的啜泣起来。

    “那好!”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眼眶湿热,道:“就是如此!三婶,乐儿,我只有一个要求。”

    段淑仪问道:“什么要求?”

    “这件事……跟我毫无关系。也就是说,不管谁问起来,都不要说是我做的。”楚阳慎重的道。

    “我明白!”段淑仪泪眼打量着这个刚到家的侄儿,眼神中有了解,明悟,更多的是几分赞许。

    看来,这个侄儿的聪明,远远的超过同龄人,行事更是慎密。看来……楚家有希望了,他行事既然如此周密,那么……对乐儿的事,肯定也有几分把握……

    “四叔,只有两年的时间。”楚阳道:“你可要全力帮我找药!”

    楚飞烟用力点头:“这是必然的!四叔就算是豁出这条命去,也要为乐儿将药寻来。”

    “怎么只有你四叔?难道我跟你娘是摆设不成?”楚飞凌不悦的道。

    “是是是……孩儿失言。”楚阳苦笑一声,点头哈腰,先跟老爷子赔罪。

    随即拿出纸张笔墨,在上面挥毫而写,一会儿就:“这是治疗乐儿需要的八味药材!这里面的每一种,都必须要在两年之内寻到!而且,必须在从现在开始的二十三个月之内寻到!为我留出一个月的时间来配药!”

    众人一起凑上前去。

    随即,就是一片整齐的倒抽凉气的声音。

    “九绝藤,九色莲,九叶一枝花,九瓣玉灵芝,九命穿山甲,九死无生水,九天玉灵液,九地阴魂参…………”

    四个大人目瞪口呆。

    这些药……是为了给乐儿看病?

    这……这些药集中在一起,能将楚家现在地下的土地也腐蚀三百丈!

    “记住了么?”楚阳淡淡地道。

    “记住了。”楚飞烟嘴里念叨着,全神贯注的记忆。在场所有人之中,他是最知道楚阎王手段的一个,既然楚阎王说能治,那就是能治!楚阎王说这些药有效,那就是有效!

    在这一点上,他比楚飞凌对楚阳的信心还要大。

    “嗯。”楚阳将这张白纸放上灯火上,火舌卷出,白纸燃烧起来,慢慢的烧成灰烬,被楚阳扔在了地上,将灰烬一脚踩碎。

    用不着再说什么,楚阳这一个动作已经代表了一切:这个药方,不能传出去!所需药材,除了今天在场的几个人之外,不能为外人所知!

    众人脸色同时沉重起来。

    “乐儿,跟我进内室。”楚阳道:“父亲,娘亲,你们和四叔三婶在外面等着,不管多长时间,千万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搅我们。”

    “好!”四人同时答应。

    “阳阳……你要……你……三婶全拜托你了……”段淑仪看着楚阳,一脸的哀求,看着女儿,一脸的牵挂。

    “三婶,您放心!等出来的时候保证还您一个活蹦乱跳的好女儿。”楚阳微笑着,开了一个小小玩笑,缓和现在紧张的气氛。

    “嗯,嗯!三婶信你!”段淑仪使劲点头。

    楚乐儿一步三回头的被楚阳拉着手,进入了内室。

    段淑仪愣愣的看着内室的入口,两手往前捞了捞,似乎要抓住什么。终于坐了下来,有些神经质的喃喃自语道:“行的吧?一定行的吧?绝对可以的吧……”

    “放心,一定没事的!一定可以成功的!”杨若兰抓住她的手,轻轻拍拍安慰。

    段淑仪便如是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块浮木,紧紧的攥住了杨若兰的手,含泪道:“大嫂……这下子,可全靠大侄儿了……真是没想到,阳阳在外面这么多年,却学了一身这么惊天动地的本事……”

    虽然明知道此刻不应该骄傲,但杨若兰还是骄傲了一下,与那种对段淑仪的凄楚的感同身受夹杂在一起,叹了口气,既有些与有荣焉又有些忐忑不定的道:“放宽心,阳阳这孩子虽然年纪不大,但行事稳重,绝不会信口开河。他既然说能治,就一定能治。”

    段淑仪连连点头:“嗯。”她抓着杨若兰的手,依然不松:“大嫂,这可是我最后的指望了……这些年来,您也知道,我……我过的是什么日子……”

    这句话说得凄楚无比,连楚飞凌和楚飞烟两个大男人也是忍不住鼻头一酸。想起老三夫妇这些年来受的苦楚,均是心中恻然。

    …………

    第三更!我继续努力第四更……求月票!!月底了,兄弟姐妹们,让我们冲一次!行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