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说法?什么说法?

作者:风凌天下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百一十七章  说法?什么说法?

    “莫说你这个听的……就算是我这个说的,也如同是在说梦话……”蔚公子苦笑一声,道:“可这……却是九重天大陆最大的隐秘!”

    “一切的根源,都在……九劫剑身上!”

    “这岂不是说……所有的秘密,都在九劫剑身上?”楚阳皱眉问道。此刻,他心里想的是:他妈的,只是一柄剑而已,怎么却搞得这么……复杂?

    “不错,九劫剑;只可惜,你不是九劫剑主!而且,这一代的九劫剑……已经出世了;九劫剑出世,就是找到了一个能够完成这一切的人。你没机会了!”蔚公子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带着一种讥诮和无奈,慢慢的说道。

    “没机会了啊……”楚阳仰起头,失落的道:“可惜。”

    “是很可惜啊。”蔚公子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他的这一声可惜,却是货真价实;让楚阳更感觉到了自己丹田中的危机。

    若是被人知道;九劫剑就在自己丹田里……楚阳敢打赌:就算是自己的提升速度再快一百倍,就算自己有一百条命……也绝对会在很短很短的时间里,死得惨不堪言!

    蔚公子怔怔的出了一会神,才终于道:“这……也就是九重天大陆了。”

    随着这句话说出来,蔚公子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然后楚阳就发现,原本凝滞在空中的茶香空气,突然就恢复了流动,慢慢的飘了出去……

    这就表示谈话完毕了?

    外面的水流声,嘈杂声,在这一刻就如是突然间出现一般,响了起来。原来蔚公子刚才的封锁,竟然是江浙整个空间完全的封闭了起来。

    外面的听不到里面,里面的也听不到外面。这是何等的神通……

    楚阳心中一动,道:“敢问蔚公子阁下,这个大陆的武者等级……”

    “武者等级……就是你看到的那些吧……”蔚公子低下头,轻轻笑了笑,道:“不过……真正精彩的地方,却不是这里啊……”

    真正精彩的地方,却不是这里?是指不是这个下三天?还是不是九重天大陆?

    “哦?那么这个真正精彩的地方……蔚公子去过么?”楚阳大有含义的问道。

    “的确很好玩。”蔚公子眼帘低垂,沉沉道:“充满了生死……也充满了机遇……”

    楚阳沉思着,心中突然一笑,心道,从蔚公子说的这些话来看,他所说的真正的精彩的地方,应该就是上三天了。

    “身份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蔚公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突然眼神一厉,伸手在虚空中一抓,空中飘荡的茶香雾气,就被他一手抓了起来,就像捏泥巴那样捏了捏,成了一个小球,然后手指啪弹了三下。

    从那小球之中,就飞出来三道乳白色的雾气,嗖的一声穿破船舱,飞了出去!

    噗,外面传来三声落水的声音。

    水流起伏,让这一艘小船也随之在水面上下颠簸……

    “这世上,永远都有太多的……不自量力的……”蔚公子向着楚阳露齿一笑,低低的道:“……蝼蚁!”

    然后他就站了起来,呵笑道:“让我好烦哪。”这一刻,他的笑容突然充满了无奈的萧杀之气,雪白的牙齿轻轻的咬了咬下唇;牙齿上反射的白光,就如同是大海中的正在吞噬食物的鲨鱼……

    外面一声怒喝这才响起:“船里是什么人?不打招呼就出手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这些人应该是来找你的。你刚才骑鱼惹来的祸事……”蔚公子并不理外面的叫唤,向楚阳笑道:“你来还是我来?”

    “我想来,可是你已经站起来了。”楚阳狡猾的笑了笑:“我就不夺人所爱了。”

    蔚公子愣了愣,突然失笑:“狡猾!”

    然后他就负手站起,施施然的走了出去。船舱依然四面封闭,但这船舱里却已经突然没有了蔚公子的身影。

    楚阳看着他的座位,目光中神光闪烁,终于也站起来,掀开船帘,走了出去。

    手抓空气凝固成固体,弹指一挥,敌人铩羽;自始至终,轻描淡写,不带半点烟火气,这位蔚公子的功夫,虽然只是露了这么冰山一角,却已经是在楚阳见过的所有人之中,名列榜首!当之无愧!

    出来一看,才知道这艘小船不知何时竟然已经被包围。

    前后左右的停着五六艘船,船头上站满了人。在水面上,静静地漂着三具蓝衣的尸体,想必就是蔚公子刚才轻轻的三下弹指所奏之功。

    在正对面的船上,一个国字脸中年人满脸怒容,看着蔚公子和刚刚出来的楚阳,眼神凌厉!

    楚阳看着这几艘船,顿时认了出来:这正是那箫绝一方的船只。想必是对自己搅乱了箫绝先声夺人的计划,前来报复的。

    “尔等堵住我的船,有何用意?”蔚公子负手站在船头,青衣飘飘,神色间充满了说不出的空灵傲气。

    “敢问这位公子,这三个人……是谁下的手?”那中年人在不知不觉之中为他气势所慑,口气虽然强硬,但却不知不觉的已经改成了探询的口气。

    “是本公子……”蔚公子看也不看他,一双眼睛似乎充满了深情,看着船下起伏自由的轻轻绿水,叹了口气,竟然愧疚的道:“对不起……”

    “既然公子道歉……那么……”

    “对不起……让这三具丑陋的尸体落在了你这样清澈纯洁的水中,实在是我的错……”蔚公子充满了歉意的道:“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会将这里清理干净的。”

    那对面船上的中年人顿时气得满脸紫涨,说不出话来。

    原来蔚公子的道歉,居然是对水流说的,而不是对人说的……这让表错了情的中年人顿时气炸了肺!

    你杀了我三个人,居然还怪尸体污染了水?天下间还有这样不讲理的?

    “公子是笛绝的人?”中年人忍着气,咬着牙。太阳穴上突乱跳。

    “你们是箫绝的人?”蔚公子这才抬头,侧目,清澈而黑白分明的眼神看着他,轻轻问道。纯净的眼神,似乎是一位常年长在金宫玉阙不知人间愁滋味的富家公子。

    但那中年人却被他这双眼睛一看,却顿时觉得心底升起一阵毛骨悚然的寒气。

    “不错!刚才这位公子哗众取宠,大鱼拉船,破坏我家主人的出场,这件事情,在下要来问问,是何用意?”国字脸中年人威严的眼睛看着楚阳:“阁下如此做法,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才是。”

    他直觉的感到眼前这位公子乃是不好惹的人物;竟然在承认自己身份之后,立即转移了目标,对着楚阳开火。

    而这也同时实在蔚公子解释:我们找的是他,不是您。您若是忙……就该干啥干啥去吧……

    这实际已经是示弱讨饶了。

    “说法?什么说法?”楚阳还没有说话,蔚公子已经眼皮一翻,淡淡的问道。

    “三绝之会,各逞其能;这乃是惯例……”中年人道。

    “惯例?什么惯例?”蔚公子眉头一皱,森然问道。

    “这位公子,就算你武功高强……可双拳难敌四手,须知在这世间,自有其规则存在。”中年人有些色厉内荏的叫道。

    他甚至根本不知道面前这个青年是什么人,但却已经在心中害怕了。

    “双拳难敌四手?”蔚公子‘哦’了一声,缓慢的抬手一指,指着在左边的一艘船,道:“你指的是这些人吗?”

    他的声音很轻,甚至可以说很温柔。但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指着的那艘船却突然噗的一声,整艘船变得粉碎!

    船上七八个人同时飞上半空,在空中解体,落下来时,已经是一片残肢碎肉。

    没有惨叫,没有什么劲气破空,就只是这样的随手一指,一艘船就碎了,七八人就碎了。

    这简直就是妖法!

    水面上,飘着的船舶碎片,最大的不超过手掌大,一股难言的血腥气,在湖面上蔓延开来。

    蔚公子侧了侧脸,沉痛的道:“都是我的错……又污染了一片水……”然后他转过脸,纯净的眼神看着对面这位中年人,和蔼的笑了笑,道:“还有么?”

    然后他抬起手,疑问的看着中年人,手指却指向另一艘船,问道:“还是……”

    他话还没说出来,一阵惊呼声响起,扑通扑通落水之声不绝,他正要指着的那艘船上的七八个人已经尽数的跳下了水,拼命的向着四面八方游去……

    对面的中年人目光发直,浑身颤抖,上下牙齿在激烈的互相战斗着,两条腿如同弹琵琶一般,眼看就要跪下去。

    “你还要说法么?”蔚公子和煦的看着他,很有趣的道:“我可以给你说法的,相信我,一定可以的。”

    “不……不……不要要了……”国字脸中年人刚才的威严气度刹那间飞到了九霄云外,连连摇手,情急之下,口吃的厉害。

    “不要?”蔚公子一副头痛的样子,道:“那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你这样说话我听着很费劲知道么……”

    “不要了不要了……不要说法了……”中年人几乎被他吓哭了,声音都变了调一般的拼命叫道。

    “嗯,乖;以后记着,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要说法的,懂么?”蔚公子亲切的笑道:“还有,回去告诉你主子,若是他还想要留着一张小嘴儿吹箫……就给我老实点?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