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拉拉手,做朋友

作者:风凌天下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百零六章  拉拉手,做朋友

    <九重天御座语录:人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有时候你竭尽全力要让一个人记住一件事,不厌其烦的说一千遍,结果他必然是忘记。但有时候你随口的一句话,他却能牢牢记住,并且自动衍生很多种意思。若是你能抓住他这很多种意思的任何一种,击败他,就是易如反掌。>

    顾独行在前,楚阳在后,顾独行有一个很明显的动作,似乎是下意识的,在查看每一辆马车的时候,他的手都放在马车上,一路无意识的这么滑过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程云鹤就跟在两人身后,一路咯吱咯吱踩着雪地,绕着马队一侧,缓缓地查看。

    每经过一辆马车,顾独行就摇摇头,点点头;与楚阳目光对一下。

    没有发现。

    一直搜查到最后一辆马车,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楚阳顿住!心头有些惊异。

    这些马车里,完全没有生命的痕迹存在。而逃走的那位王座,看那天的伤势,绝对不可能再自己行动!也就是说,不可能隐藏在队伍里,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因为伤势严重不便远行,留在了铁云城?

    程云鹤含笑赶了上来,道:“不知道公子需要一些什么?尽管拿就是,无须客气。”

    楚阳凝目看着他,良久,缓缓道:“阁下应该知道,我想拿的是什么。明人不说暗话,何必在我面前来这一套虚的?”

    程云鹤微微一笑,笑容里有几分悲戚,道:“在下自然知道,可在下却也无能为力。”

    “哦?他在那里?”楚阳沉沉的问道。

    “就在这里。”程云鹤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只可惜,阁下再也得不到他了!”

    “愿闻其详!”楚阳目光一闪,心中隐隐升起一种可能,心道难道这么巧?

    “王座已经……与世长辞!”程云鹤眼中有压抑不住的泪花在闪动,声音嘶哑,道:“我们此番,乃是扶灵回归……”

    “死了?”楚阳喃喃的说道。那天被孔伤心拼了命才救出去的那位王座,竟然不声不响的死了?

    “尸体何在?”顾独行两眼一翻。

    “尸体……”程云鹤大怒,道:“难道你们竟然要对死者不敬?”

    “你说死了就是死了?”顾独行眼皮一翻,冷冷道:“我可没见到!”

    四周所有高手同时手按剑柄,满脸怒色。阴无法服下了梦魂液一事,只有程云鹤一个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情,所有人都是知道阴王座已经死去,心中正是悲愤不已。此刻听见这个家伙居然想要亵渎死去的人,无不是义愤填膺。

    楚阳目光闪动,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阁下须知道,你的言词并不能让我们相信!我们之间,还没有那样的交情。若是不交人,阁下这一百多号人,恐怕要陪着阁下你,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客死异乡了!”

    “好!”程云鹤目光闪动,在这一刻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跟我来!”

    他大踏步的走到第二辆马车旁边,道:“阴王座……就在这里面。”

    马车底座打开,却有一整块完整的巨木板,足有两尺厚度。然后将上面的木板揭开,顿时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只见里面塞满了冰块,在冰块包围之中,一个黑衣瘦削的人体,毫无动静的就在里面躺着,双目紧闭。

    这个人的身上,毫无半点生机的波动,显然是一具尸体!而这种塞满了冰块的方法,也是完整保护尸体的措施。

    里面黑衣人的脸上头发上,都是冰霜密布。若是活人,绝不可能一点的身体热量也没有……

    楚阳看的亲切,正是那天抓住自己逼供的那个人!

    果然已经死了??

    楚阳心中觉得这件事情有些离谱。这位一代王座,怎么会死的这么容易?

    似乎在回答楚阳心中的疑问,程云鹤悲伤地道:“王座本就受了重伤未愈,被包围的时候,实力只恢复了不到二成!等他突出重围赶到我们那里,已经是油尽灯枯。在王座仙去之后,在下等人为王座清洗身体的时候,发现……”

    程云鹤的声音沉重之极:“王座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多达一百三十七处!”

    一百三十七处!

    楚阳心中一震,在大战之后,楚阳曾经召集所有曾经跟阴无法动手的人和看到的人,统计了一下。阴无法的伤痕,应该是一百处左右。

    此刻,终于证实了这个数字!

    两人看了一会,对望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意思:真的死了!

    死者为大,这个规矩,不管在任何时刻,都是适用的。若是对尸体不敬,恐怕会沦为整个天下唾弃的对象!

    阴无法死了,自己前来也就变得毫无意义。楚阳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感觉,虽然心中还是不相信一位王座就死的这么轻轻易易,但事实却是摆在面前。

    顾独行上前一步,伸出手就要感受一下。

    顿时四周一片大喝:“你干什么?”

    顾独行冷哼一声,霍然回身,看着这帮情绪激动的家伙,冷冷道:“闭嘴!”

    说着,按着剑柄的右手无声无息的一用力,做出一个细微的怪异的动作。一道肉眼难见的劲气无声无息的飞出,侵入了躺在冰块之中的阴无法的双腿。

    顾氏家族独有的“无形剑气”!这一招,乃是顾独行生怕阴无法是诈死,而施出来的。也是最不容易让人发觉的一种试探办法!

    只要是活人,受了这一下,无论如何沉得住气,也不能忍住两条腿被废的痛感!但阴无法安然躺着,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然后顾独行按剑昂然对峙着面前一伙人,过了良久,才露出一个失望的脸色,道:“我们走吧。”

    楚阳失望的叹息一声,道:“既然人已经死了,我们也不为难你们。”说着,走上前去,站在程云鹤对面,深深地看着他,道:“本想用灵药结一份善缘,也为我们兄弟将来去大赵做个铺垫,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结局。”

    “你们要去大赵?”程云鹤双目之中精光一闪。对楚阳所说的‘灵药善缘’,压根就当做是放屁,却对后一句话敏感了起来。

    “未必!或者也有可能去无极。”楚阳笑了笑,漫不经心的道:“本就是试炼而出,到何处不是去?”

    程云鹤目中精光一闪,诚挚地道:“那是自然,若是各位来到大赵的话,千万记得,要来找在下一叙,容在下一尽地主之谊!”说着,拿出一个玉牌,递给楚阳,道:“这上面,乃是在下在大赵的住址,小兄弟不妨收着,有时间过来喝一杯酒。”

    “虽然未必会去,但老兄这番心意,我还是领了。”楚阳哈哈一笑,豪爽的接了过来。就在接过玉佩的时候,他的丹田之中的九劫剑剑尖突然忽的一声,以一种无与伦比的速度从他的丹田涌出,顺着两人接触的指尖,钻进了程云鹤的身体。

    程云鹤只觉得自己手臂没来由的一寒、一麻,他不会玄功,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对方在考较自己,含笑道:“在下的确是一个文弱书生,让小兄弟见笑了。”

    同一时间,楚阳也是感觉身体一下子僵了一下,居然不能收回自己的手,就这么与对方“亲亲热热”的拉着手,道:“男儿建功立业,未必就一定要用武力。兄台何须如此介怀。”

    程云鹤心中苦笑,心道哪里是我介怀?分明是你拉住我不放了……

    感觉到九劫剑剑尖还未回来,楚阳没奈何之下,继续拉着对方的手,无话找话:“额,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在下姓程,呵呵呵……”被一个男人拉着手不放,这种遭遇可说是极为怪异,程云鹤渐渐的感到有些毛骨悚然,脸色有些发白,道:“阁下是?”

    “我姓顾。这是我二弟。”楚阳拉着他的手,感觉到这家伙居然细皮嫩肉的,心中也是有些反胃,但不得不继续握着,居然还摇了两摇,道:“哇哈哈,真是一见如故……”

    程云鹤脸色更加苍白了,他用力的向后抽了抽手,却发现对方攥得很紧,居然抽不回来,不由心中越来越是害怕,强笑道:“额,顾兄,你可不可以……先松开我的手?”

    楚阳愕然道:“你的手?你的手怎么了?我看看?”说着,居然抓着对方的手举了起来,举到眼前细细查看,道:“没啥啊,挺白啊,挺嫩啊……”

    程云鹤脸色彻底的黑了……

    就在这时,楚阳手一抖,感觉到九劫剑剑尖终于回来了,带着一股子吃饱喝足了的快意,摇头摆尾的进入了楚阳的丹田。

    楚阳如释重负,急忙松开了程云鹤的手,道:“这个,嘿嘿,打搅了,告辞了。”

    程云鹤下意识的抖了两下,随即发觉这样太没礼貌,正在尴尬,却发现对方也在使劲的抖了两下……

    干笑道:“没事,没事。”

    楚阳叹了口气,扭转头看了一下阴无法的身体,终于向着顾独行招呼一声,两人转身而去。

    楚阳虽然重生了一世,但却根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梦魂液这种东西,所以,虽然追上了对方,但发现阴无法已死,自然不会再做什么。

    程云鹤虽然算到了这一节,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而且也成功的骗过了楚阳,但却也没有想到楚阳身边还跟着一个心狠手辣的顾独行!

    在所有人都未发觉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斩了阴无法一剑!

    阴无法现在虽然整个人的所有生机都被梦魂液的作用下陷进绝对的沉寂,但面对这样的一剑,终究还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