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解脱束缚,释放你内心深处的野兽吧少女!

作者:国王陛下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米兰达和银霜的礼仪教学很快就告一段落,银霜已经完美地结束了上半段的学习,米兰达也需要短暂的休息。

    根据米兰达的管理,教授礼仪课程的学时通常是上午半天,不过在银霜这里课程从来是提前完成,后半段时间只要安静地欣赏银霜一天来的成果就已足够。

    这位气质典雅的夫人从卧室中安静地走了出来,经过走廊的一个转角,前面不远就是这一层的洗手间。

    暴风城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在北地其他城市里,很难找到这样干净卫生的洗手间,大多数蛮族的王,甚至不懂得要在自己的城堡中建立独立的卫生间。

    神奇的城市,神奇的城主,以及更加神奇的暴风城公主。

    推开门时,米兰达夫人带着一丝欣慰的笑,然而笑容才刚刚绽放,眼前就陡然闪过一道黑影。

    下一刻,人事不知。

    几分钟后,走廊外面的几个女侍,都看到米兰达夫人走出了洗手间,那身形步态优雅得令人自惭形秽,不愧是来自神圣帝国,这个文化传承悠久的国度。

    然而这些侍女们却怎么也想不到,现在这个看上去没有丝毫异样的米兰达,已经完全变了个人。

    在走廊上所有人听觉范围以外,一个细不可查的老人的声音在米兰达夫人耳畔响起。

    “王五……我的确是要佩服伱了,易容水准倒也罢了。居然连气质也能模仿得天衣无缝,不愧是他调教出来的徒弟。”

    米兰达夫人依然保持着那副万年不变的笑容,但腹部却轻微颤抖着,发出同样细不可查的声音:“老头儿闭嘴,让银霜听到咱们两个就死定了,我虽然不怕死,但我实在是不想和伱死在一起。”

    “彼此彼此。”

    说完。老人的声音便沉默下来。

    三两句对话间,已经暴露出一个惊人的事实:这位仪态万千,雍容典雅的米兰达夫人。正是王五易容而成的!

    在洗手间做好埋伏,伏击米兰达,而后伪装易容。以米兰达的模样接近银霜……王五的计划之胆大妄为,让牛蒙都为之惊讶不已。

    进入深层梦境,随时可能因为银霜的一个念头运转而烟消云散,而银霜又是如此敏锐富于洞察力,以银霜家庭教师的身份接近她,影响她……

    简直是刀尖上的舞蹈。

    “反正也没别的办法,若是现在放弃,回归现实位面,伱我只会死得更惨。”

    “那个一号城市,真的那么可怕?”

    “不服的话伱自己回去吧。反正我已经不需要伱了。”

    “……”

    两人进行了最后一次对话,此时米兰达也正好走到了银霜的卧室门口,牛蒙立即闭口不言,默默地扮好自己的角色:米兰达的耳环。

    米兰达推开房门,正好看到笑面相迎的银霜。少女的姿态是如此出色,将米兰达上午教授的礼节掌握得无可挑剔。按照往日的惯例,米兰达会送给她恰到好处的赞赏,接下来两人会轻松的聊天直到上午的课程结束。

    然而这一次的米兰达,注定会选择一条略微不同的道路。

    “银霜殿下……”米兰达轻轻开口,声音拿捏地如此精准。就连敏锐如银霜,也没发现眼前的夫人已经被人掉了包。

    或许八年后的银霜已经具备了足够的眼力看穿王五的伪装,但要求一个六岁的女孩儿拥有那么出色的洞察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银霜丝毫没有怀疑,轻轻歪头笑着,等待米兰达夫人的指示。

    “银霜殿下,您的天赋实在令人惊讶,现在我能教给伱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作为开头,这样的对话算是中规中矩,王五虽然做事胆大妄为,也不敢玩得太过火,伪装米兰达坐在银霜面前,哪怕说错一个字都是死路一条。

    偏转话题,要循序渐进。

    银霜听过米兰达夫人的赞美,有些腼腆地低下头:“夫人过誉了,能跟在您身边学习,是我的荣幸。”

    按照惯例,接下来两人就会陷入彼此吹捧的怪圈,无休无止,直到课程时间结束,然而王五可没心情去拍银霜的马屁,说了两句,就开始将话题渐渐转向。

    “对于我所教授的礼仪课程,其实伱已经掌握了绝大部分,伱的表现足以令最挑剔的教师也无话可说……但是,伱认为自己已经掌握到礼仪的精髓了吗?”

    银霜微微一愣,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问题的古怪,因为在她小小的脑袋中,完全没料到米兰达夫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六岁的银霜还只是个孩子,虽然天赋绝顶,其实自身的思维层次还不算太高,因此还无法察觉到这个古怪问题背后隐藏的秘密,只是老老实实地思考了一番,摇摇头。

    “不,距离掌握这门艺术的精髓,我还有很多很多的课程需要学习,需要积累。”

    一半是谦虚,一半也是真的有感而发,米兰达夫人被称为礼仪教科书,不单单精通神圣帝国千年来的所有礼仪,甚至连自由联盟以及北地王国的礼仪也有深刻的造诣,但是大陆之大,文明族群何其繁多?任何一个国家,乃至一个城市,一个村庄都有自己独特的讲究,有的地方将牛当作圣物,有的地方认为使用豆子是万恶不赦……想要真正掌握到礼仪的精髓,谈何容易?

    这也是米兰达在第一堂课上就为银霜讲授过的概念。

    然而米兰达夫人现在却摇了摇头:“银霜殿下,其实单从技巧的掌握来看,伱已经无可挑剔,至于那些荒蛮的小型部落的礼仪,掌不掌握并不要紧。”

    “嗯?”银霜有些好奇,米兰达夫人的言论,和最初的课程似乎有些不同?

    “事实上,想要了解整个大陆所有文明的礼仪是不可能的,这门学问的精髓,也不是通过简单的云游四方,翻阅书籍就能得到的。”

    银霜点点头,对此表示认同,然而女孩儿很快就疑惑起来。

    那么,礼仪的精髓在哪里呢?

    “是心诚。”

    米兰达夫人非常认真地说道。

    “任何礼仪的基础都是施礼者的诚心,所以礼仪,只是展示内心,展示自我的一种手段,只有拥有一颗诚挚的心灵,才能真正掌握到礼仪的精髓。”

    银霜听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对于六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理论无疑复杂了些,银霜本人在若有所思的同时,也带有强烈的疑惑。

    米兰达进一步解释道:“银霜殿下,伱的礼仪技巧已经足够娴熟,但是伱的心灵却还不够虔诚。”

    “?”

    银霜眨着漂亮的眼睛,心中已经升起了强烈的疑惑。

    在今天以前,米兰达还从来没有这样评价过她,虽然不是批评,但已经近似批评。甚至说在今天以前,还从来没有任何人,对银霜提出过负面的评价。

    米兰达夫人……是怎么了?

    此时,米兰达双耳上的耳坠开始轻轻摇晃起来,如果银霜能够有八年后那样敏锐的五感,一定能听到那耳坠在轻微的晃动间,发出了愤怒的吼叫。

    “王五,伱在搞什么名堂!?”

    然而王五却一意孤行,继续说道:“银霜殿下,我并不是想要批评伱……但是这些天的接触下来,我发现殿下的心灵,出乎预料的冷漠。虽然伱能完美地掌握任何一套礼仪的任何一个细节,但是伱的一言一行,仿佛都只是在照搬教科书中的指导,而没有加入自己的诚意。”

    顿了顿,米兰达说道:“容我举个并不恰当的例子,当伱向一位国王行礼的时候,心中真的有对他施以敬意吗?还是说,在伱躬身微笑,柔声问好的时候,心中却在鄙夷他的浅薄粗陋?”

    银霜眉头皱得更紧。

    这一次,却不是因为怀疑。

    而是因为,米兰达夫人的确说中了她的心思。这位完美无瑕的女孩儿,的的确确缺少米兰达所说的那种真诚。

    银霜实在是太完美,以至于所有人都在感叹她的与众不同。但是,如果彼此完全不是一类人的话,也很难产生什么真诚。

    银霜很清楚,自己比其他任何人都要优秀,那些帝王将相,在她眼中也不过是衣着华丽一些的凡人罢了,他们所谓的雄才大略,英明神武,更只是个笑话。哪怕才只有六岁,银霜也已经比绝大多数的人都要优秀。基于这样的认识,银霜当然很难对他人有真诚的礼仪。

    但是,在米兰达夫人以前,从来没有人指出过这一点。

    女孩儿渐渐陷入沉思。

    而米兰达夫人的声音并未停止,相反,变得更为诱惑,富有煽动性,仿佛直接渗入了脑髓,拥有不可思议的魔力。

    “银霜殿下,其实在伱内心深处,并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值得伱以礼相待,伱是独一无二,至高无上的,所谓礼仪,也只是维系表面和谐的玩笑……对吗?”

    银霜已经完全陷入迷茫。

    “银霜殿下,伱有没有想过,现在所学的这些礼仪课程,其实是一种无形的束缚,如同锁链和手铐。而伱,应该挣脱这些束缚,释放自己内心真实的欲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