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早不来晚不来,说到松弛话题的时候你巴巴凑过来,你真是混宗教界的?

作者:国王陛下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百四十章:早不来晚不来,说到松弛话题的时候你巴巴凑过来,你真是混宗教界的?

    在人家做扫除的时候,主动钻到人家扫帚底下……对于王五来说,杜明羽和凯丽如今扮演的大概就是这样的角色()。

    而听过王五的分析,凯丽倒还淡定,杜明羽就有些淡定不能了:“这么说,我的确是不该来。”

    “既来之则安之嘛~”

    杜明羽看了看四周,心想这好歹也是大陆第一人的高塔,或许真的有什么奇妙之处,就算不能挡住神圣大祭司,却有神奇的传送门可以帮助塔中人保住性命。

    结果王五却递过来纸笔,杜明羽接过纸笔,果然心有灵犀地猜中了王五的心思,不由一叹:“这是留给我写遗书的?看来我实在不该来()!”

    在杜明羽从前线返回的时候,就得到了家族中人的警告,只是那人并没说得太明白,现在看来,自己实在还欠缺了几分悟性!

    “明羽,你要去找王五的话,最好再等上几天,现在这个时候实在不合适。”

    杜明羽当时却想,王五这人行事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等上几天,就不知要何时才能再见面。

    结果想不到见了王五,却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不知道我现在走还来不来的及。”

    王五笑道:“要是来得及,当初我就一脚踢你滚蛋,不必将你们拉到这里来……老实说呢,从现在开始,神圣大祭司任何时候出现在面前,都不用惊讶。因为按照我的推理,他应该在一天前就赶过来了。”

    这话一出,杜明羽脸上顿时变色,先前他多少维持淡定,是因为王五也很淡定,他知道王五虽然有点疯,却不是傻子,很爱惜自己的性命,如果神圣大祭司的威胁真的那么大,他没理由这么优哉游哉!

    现在看来,几个月不见,人真的是会变的!

    纠结了一会儿,杜明羽却很理智地知道,这个时候怨天尤人也没有意义,谁让自己来了,还来得如此不凑巧!想到这里,杜明羽叹了口气,他发现和王五在一起的时候,叹气的频率比任何时候都要高,哪怕在前线被几倍的帝国士兵包围,他都不会感到这么深沉的无奈。

    “王五啊,你到底在想什么?以身涉险,真心不是你的风格。”

    王五也叹气:“可惜我不亲身涉险,某人就无论如何不肯出来()。本来算计着学院里的朋友们如今都在前线,要是没死,也该忙得脱不开身,这时候就算学院被大祭司夷为平地,也没什么所谓,结果想不到你这孙子打架的水平一般,划水却是高手,说回来就回来,回来的时候还顺带把最不该带的人带了来!”

    杜明羽咳嗽几声,颇有些无地自容。这次从前线脱离,的确是靠了家族的影响力,说出来其实并不光彩,至于凯丽,也是走了杜家的路子,才火速回到帝都,结果……

    凯丽也感到心情沉重不已,本以为在战场上的收获,足以拉近她和王五的距离,现在看来,关键时刻自己依然充当着累赘的角色。神圣大祭司亲临的话,她这点修为真是连渣滓都算不上!

    “喂喂,把你们带进来,可不是为了看你们便秘的表情的,反正也出不去,不如咱们来下棋?”

    说着,王五又抓来一副夺塔棋盘摆在桌上,跃跃欲试。

    凯丽真心搞不懂王五,这个时候了,他怎么还有这闲情逸致?

    不过想归想,等少女发觉的时候,她已经将手摆在了棋盘上。

    不由苦笑:这已经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动作了么?当年她和王五之间的对弈,着实不在少数,以至于见到王五拿出棋盘,下意识就动了起来。

    只可惜她实在没有下棋的心情,三两下就我被王五杀得溃不成军,而取胜以后,王五也是一脸便秘的表情。

    “凯丽啊……你这个样子消极比赛,真心让人为难啊。”

    凯丽笑问:“怎么,取消我玩夺塔棋的资格么?”

    “放心吧,我王五别的不好说,下限还是有的。只不过你这么玩,总给人一种很松弛的感觉()。”

    “松……”话说到一半,凯丽的小脸就涨得通红,和王五相处时间久了,少女的思维有时候也会变得略微龌龊一些,对某些词汇变得特别敏感。

    王五言下之意显然在说,一个不肯用心下棋的对手,就好像一个松弛的女人,食之无味。

    凯丽扪心自问,她实在不是绝世美女,身材也不是丰乳肥臀男人最爱。可她自认至少还是个“紧持”的女人,这也是她作为王五女友最后的尊严,不容亵渎!

    “王五,说话要凭良心。”凯丽面色肃然,斗志昂扬,“批评人家松弛,或许是因为你太狭隘!”

    “噗!”

    杜明羽刚才观战无聊,正给自己倒了杯茶,结果茶水顺着凯丽一句话就灌进了肺泡里!

    这对奸夫淫妇实在太强大,大难临头的时候,一般人的选择是心神恍恍,强者的选择是尽人事听天命,这两个混蛋的选择是讲荤段子!

    另一边,听了凯丽的申诉,王五目光一冷:“有意思,是你太松弛还是我太狭隘,不妨让人评评理。”说着目光向旁边一转。

    杜明羽脸色大变,心想你大爷的,老子是有女朋友的人诶!虽然和你之间好像有点绯闻,不过咱真心不是双向插头,你千万不要误会!这种男女通吃的评理,老子绝对不参与!

    奸夫淫妇正闹得不可开交时,一个极其不耐烦的声音响了起来:“王五你有完没完啊,人家睡觉的时候你吵个没完没了!老子到时候若是活儿完不成,倒霉的还不是你!?”

    随着抱怨声,小玄推门进来,一边还打着哈欠。

    杜明羽一愣:“你是谁!?”

    小玄和小雪的存在,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绝密,少有人知道一生单身的金正阳,还有这样一对私生儿女()。

    杜明羽本以为塔中只有王五的。

    小玄睡眼惺忪地笑了笑:“我?如今我是这座塔的大半个主人。”

    话音刚落,就听小雪的声音传来:“你是大半个,那我就是小半个咯?这好像没什么道理吧?”

    小玄哼了一声:“长兄如父!”

    “小弟你说得真是不错,姐姐会记得赏你。”小雪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其实她性子并没这么争强好胜,只是熬了通宵好不容易得睡,半途被人吵醒后,火气难免大一些。

    王五懒得听着两人吵,便打断道:“你们的活儿做得怎样了?”

    小玄叹了口气:“就知道催活儿!你他妈真心没人性啊!”

    “没事儿,我还有兽性。”

    “……老爹走的时候,塔里的能量几乎被他带光,只剩下空壳,现在我和小雪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填补十之二三,除非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或许能勉强把能量充满,但是温斯顿多半等不了那么久,而且就算填满了,单靠咱们几人和这个高塔,也挡不住一个和老爹同级数的对手。”

    小雪也说:“你真有把握温斯顿一定会来?老实说,我觉得但凡他有点理智,也不会跑到别人老家来逞凶,就算他有信心能和老爹分庭抗礼,可是自由都市里的宗师级,至少也有两三人。”

    王五摇了摇头:“跟你们说也没用,反正知道他会来就是了。”

    温斯顿当然会来,公开角度看,王五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帝国的声誉,何况在战争激烈时候,潜行到帝都诱拐皇妃,这种事想来就令人毛骨悚然,如夏洛特所说,这种人根本不能给他继续成长的空间()!

    而从私下的角度来看,王五觉得只要温斯顿还没有老年痴呆,应该能看到自己在血色牢狱那里留下的信息,而只要看到那段信息,就不愁他不会来!

    很多时候,王五都会不自觉地感叹:自己实在是个天才。

    在血色牢狱中看到的几封信,还有回想起过去金正阳的奇怪举止,王五已经在脑中勾勒出了整个事件的轮廓,并且利用这件事,布下了一个局。

    这个局很有些危险,甚至说这个局绝对在金正阳的预料之外,金正阳本人若是得知王五这个局,多半是要阻止。但王五还是觉得,这个时候有必要认真推一下这件事。

    金老头儿风光了一辈子,总不能晚年时候当乌龟吧?

    或者说得难听一点,该他死的时候,他不能逃。

    王五是个很有自信的人,哪怕面对帝国千军万马,也有各种各样的手段,但古语有云一力降十会,一旦对手的实力超越一定境界,王五再多的算计也无济于事。

    帝国之中,神圣大祭司温斯顿就是一个,王五无论如何也无法战胜的对手。

    除了金正阳,也没人是他的对手,温斯顿如今已经出手,金正阳,该你了。

    “哦,那我可真是要多谢你,许久不见,我也很怀念他啊,如今多次相邀,他却避而不见,实在令人遗憾。”

    在塔中四人的惊诧目光中,一个浑身闪耀着白金色光芒的神官,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房间正中!

    !@#</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