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想哭的时候就痛快地哭出来嘛~

作者:国王陛下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勇敢者的游戏?

    “目前来说,流行于各大学院的比赛方式,多以夺塔空间战或古迹防御战这样的梦境空间为主,然而无论是我们的夺塔空间战,还是你们的古迹防御战,归根结底与现实位面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而且梦境空间中,筑梦术的效果得到过大的增强,对于那些擅长分心二用的筑梦师并不公率()。”

    “等等()。”华芸皱着眉头,打断了洁西卡滔滔不绝的解释“你说的这些并不稀奇……但是勇敢者游戏未免太过分了一点吧?你真的知道这个勇敢者游戏意味着什么吗?”

    洁西卡有些不屑一顾地仰起头:“当然知道,那是神圣帝国皇室的光荣传统!”

    华芸无奈地笑,王五则冷冰冰地讽刺道:“一群傻逼想方设法搞死自己的游戏么?”

    洁西卡怒道:“你竟敢侮辱皇室的尊严?”

    王五嗤笑:“我还敢找尹氏兄弟侮辱您的宴室贞操呢~你能奈我何?”

    洁西卡被气得浑身发抖,但是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容不得她显摆身为皇女的骄傲。那个华家的女人倒还好说话,和传说中擅长yin谋叛变,卑鄙无耻的华家人形象颇为不同,但是这个叫王五的混蛋,………,

    “总之,我们认为以勇敢者游戏的方式,进行一场两所s级学院的对抗赛,将能够最为清楚地判断出两院的高下优劣,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你们是否敢应战呢?“洁西卡说到这里,脸上不由自主地又浮现出一丝傲然不屑之意。

    勇敢者的游戏,顾名思义,一定是充满着各种危险,诚如王五所言,也可以解释为一个参加游戏的游戏击想方设法弄死自己的游戏。

    这项游戏的历史由来已久,最初是在近千年前,由两位神圣帝国的皇子为了争夺皇位而发起的竞争。两名在当时世人眼中同样优秀,难分伯仲的皇子各自带领了十余名最为优秀的shi从,深入荒蛮不毛的南方沼泽,在划…定的范围内进行了一场血腥的厮杀。最终从沼泽地中走出来的,就只有一人,那个人成功继承王位,并在在位时期,将神圣帝国的版图扩大了三分之一,是历史上最为战功显赫的君主。

    将这样一场简单直接的杀戮,命名为勇敢者的游戏也是有理由的,南方沼泽作为光明教会都认可的被神明遗弃的所在,拥有着太多的恐怖之处,在南方沼泽地进行勇敢者的游戏,若是实力不足,甚至连死在对手手上的资格都没有,隐藏在沼泽地中的大量黑暗生物,会让人体会到一万种比死亡更为痛苦的折磨()。

    在南方沼泽那种地方与对手进行生存竞赛,实在是件需要勇气的事情。

    因此,当洁西卡提出勇敢者游戏的时候,华芸的态度非常坚决:“不可能,这种比赛太危险,我们不可能答应。”

    洁西卡哼道:“怕了?“与害怕无关,学院是培养学生成才的地方,不是挥霍学生xing命,换取一些无谓虚名的地方!“虚名?呵呵,谁说是只争虚名了?这次比赛,若是你们阳成学院侥幸胜了,我们皇家学院可以将圣者之眼,借你们使用三天!”

    圣者之眼!?

    华芸低声惊呼,脸上堆满了诧异。那可是传说中,光明神遗留在人世间的至高神器,是光明教会的三大圣物之一,拥有无穷无尽的奥妙。是任何一名筑梦师都梦寐以求的至宝!

    虽然胜利的奖品,只是将这件至宝暂借三天但是这三天之后,圣者之眼只怕要积攒数十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元气,代价着实不轻!

    摆出这样的彩头,皇家学院邀战之心可谓诚矣,可是……

    “还是不行,再贵重的宝物,也不值得用学生的xing命去换!”

    洁西卡还待争辩,华芸的态度却斩钉截铁:“将学生的xing命视若草芥,那是你们神圣帝国的传统,在我们这里,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无价的,哪怕圣者之眼也不能与之相比!“这番大义凛然的发言,让洁西卡一时间也无言以对,当初神圣帝国大分裂,正是因为皇室与教会高层,太不把人当人看……这位骄傲的八皇女沉默了好久,才说道:“比赛的地点,并不一定要选在南方沼泽深处……………”

    华芸摇头否决:“选在哪里都一样,只要学生可能面临生命危险,我们就绝对不会同意()。

    汇聚在阳成学院的都是〖自〗由联盟的精华,没道理让他们承受这样的风险。”

    这个时候,反而是王妾开口反驳:“华芸老师,这话就不对了,正因为是整个国家的精华,才更应该给予他们适当的磨练,否则空有一身高明修为,却半点实战经验都欠奉,那才是真正的浪费。”

    这话说得华芸脸上就是一红,竟无言以对——

    身为一名学院正式导师,却被神圣帝国一位十**岁的小姑娘打伤,她的脸上也不好看!

    洁西卡说道:“华芸,在你看来,或许学生的生命安全高于一切,但学生们自己或许就有不同意见,比如你身边这位王五同学,看来就对勇敢者游戏很感兴趣嘛~而且你也只是阳成学院的一名导师,应该无权代替学院做出决定吧?”

    “…我会将你的要求转达给学院的领导,不过从我个人的立场而言,我依然坚决反对这种危险的竞争!”

    洁西卡笑道:“肯转达要求就好,详细的条件,我已经列在纸上,你替我交给你们学院领导就好,我相信你个人的立场无关紧要~”

    华芸无奈地摇摇头,仿佛想起了什么,转而问道:“这种事,你们皇家学院随便派个使者过来就可以,何必非要你这个八皇女亲自出面呢?”

    洁西卡一仰头:“我乐意,你管不着!”

    心里想的则是:我会告诉你我是想要凭着自己超人一等的身手亲自前来耀武扬威,结果却不小心遇到王五这个怪胎而功亏一篑的么!?

    然后就听王五在一旁冷冷地说道:“我猜大概是她想凭着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来耀武扬威吧,可惜结果不小心遇到我,于是被打得满地乱爬~”

    洁西卡羞怒不已:“你胡说()!”

    从地下室离开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华芸都紧皱着眉头,时而发出无奈的叹息。

    王五在旁听得实在不耐烦:“华老师,您是来月经了么?”

    华芸当时tui就是一软……

    王五又问:“在想勇敢者游戏的事?”

    华芸笑了笑:“没,那种事,我这样的小导师想了也没用吧。”

    “那你在想什么?”

    华芸犹豫了下,开口说道:“我觉得这次你的做法,有些欠妥。”

    “欠妥?”

    “洁西卡的行为的确是鲁莽欠妥,但你的报复老实说,作为一名女xing,我并不是很能接受啊,就算你将她杀了,也好过那样的侮辱吧。”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没有杀她,那简直太便宜了一点。”

    王五冰冷的口气,让华芸也感到一阵森然:“这么恨?”

    “华老师,我不知这样解释是否足够清楚如果那个女人,将你最亲密的亲人打成重伤,你会如何?”

    华芸一怔,想要开口,却发现不知说什么才好被洁西卡打伤,她本人可以凭着宽大的xiong怀不予计较,但如果洁西卡伤害的是她所珍重的亲人的话……

    就算温柔如华芸,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愤怒()。

    只是……

    “我,并不算你最亲密的亲人吧。“华芸有些迟疑,有些难以置信。

    王五笑道:“从地下mi宫出来,正式进入这个世界之后,我所接触过的,愿意真心实意为我好的人,一个巴掌也数的过来,而华老师你正是其中之一。我以前的师父曾经教育过我,对待这些真心实意为你好的人,就算再怎么珍惜也不为过,老实说,当时见到你被重伤吐血,我真的很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赶到,今天我是回宿舍取东西的,半路稍微偷了点懒,跑去买了一个面包吃不久前我已经把那块面包全数呕了出来,拿面包的手也被我用石头砸碎掉了,算是一点小惩罚吧~”

    “你!?”华芸低头看去,果然见到王五的左手一片黑紫,肿的不成样子!

    “你这又是何苦!?”

    王五笑了笑:“也不算苦,这点疼痛也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惩罚罢了,以我的体质,三两天也就恢复了。其实我也知道,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不过,若是不能做些什么,总觉得xiong口有些堵得慌。

    所以,对自己我都下得了手,更何况一个莫名其妙的八皇女?任同人敢伤害华芸老师,我都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华芸忽然觉得眼眶有些发酸,连忙转过头去,轻声说道:“我并没有对你那么好,不值得你……,………这样子的。”

    然而王五却认真地解释道:“感情上的事从来不是等价交换,对华老师来说,我只是一名略有些特殊的学生,但是对我来说,华老师却无可替代。”

    华芸心中五味杂陈,略有些甜mi,也略有些酸涩,转头看着王五那诚挚清澈的目光,华芸只觉得xiong前一紧,竟说不出话!(未完待续。!。</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