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四节 罪名

作者:黑天魔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黑铁之堡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穿越之养儿不易星战风暴未来天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叛国?”

    赵毅的眼瞳骤然缩紧:“你,你怎么能这样做?”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周以铭反问:“我从未过问你在ag64号星球的各种动作。新明斯克、新乔治、曼克斯。。。。。。不错,这些城市原本的确是荒芜混乱的地区,是你让那里重新成为秩序和法律的管理区域。然而,这又能说明什么呢?你是联邦军人,是ag64号星球的守备官,清剿海盗和黑帮,那是你应尽的职责。我不是泛联合的皇帝,也从未任命你为贵族,或者承认打下来的地盘归你所有。虽然ag64号星球上的资源早已采掘一空,只剩下毫无价值的沙子和泥土,但它终究还是地球联邦疆域内的一部分。换句通俗的话来说————你必须无条件服从于国家,哪怕是让你去死————”

    房间里彻底陷入沉默。

    赵毅低着头,背着双手,双脚分开站在巨大的蓝色光幕前,用阴沉冷酷的双眼紧盯着脚下的地面。他的眼眶里早已布满血丝,以惊人的尺度膨胀着,瞳孔紧缩成难以辨别的针孔,仿佛要硬生生钻透坚硬的合金地板,将这个压抑、沉闷,足以令人逼迫发疯的世界,彻底摧毁。

    脚下这片土地,倾注了他的心血。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繁华,赵毅在ag64投入了自己拥有的全部。金钱、物资、人力、管理。。。。。。从一颗毫无生机,到处都充斥着死亡与黑暗的星球,变成现在堪比最繁华移民星,令人乐而忘返的销金世界。

    周以铭说得没错————地球联邦与泛联合的政治结构截然不同。联邦政府永远不可能批准私有领地存在。所谓守备官制度,只是为了控制那些位置偏僻,资源贫瘠的遥远星球。虽然那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居民,也没有矿业公司对其产生兴趣,但究其主权而言,仍然还是联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联邦宪法》、《星际探险条例》、《联邦疆域地图详解》。。。。。。类似的相关法律文本。林林总总多达数十部。其中,都会提及“联邦疆域神圣不可侵犯”、“寸土必争”、“联邦领土永远为政府所有,个人或者集团势力不得以任何借口占领、侵犯”之类的字句。

    对于联邦,赵毅没有什么归属感。他并不觉得占据ag64号星球有什么错。这里是他躲避阴谋与危险风暴的港湾。是他藏匿秘密的保险柜,也是他保护内心最为脆弱,最为柔软部分,仿佛蜗牛一样必须随时背负在身上的硬壳。

    “ag64号星球不属于你。它属于地球联邦。这一点,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

    屏幕上的周以铭似乎看穿了他的心,用更加冰冷,不可置疑。也丝毫没有商量的强硬语气,宣告了他对这件事情的最终裁定。

    赵毅依然沉默。平静的眼眸里看不出丝毫情绪变化。仿佛,那是一汪深沉无比,永远无法探究具体深浅的暗潭。

    “联邦领土神圣不可侵犯。。。。。。是这样吗?”

    忽然,他慢慢仰起头,带上刚刚浮现在脸上的怪异微笑,注视着蓝色光幕中的联邦副总参谋长。

    “既然你一定要用所谓的“规矩”和“法律”对我进行制约,那么请你告诉我————新海王星、木星、萨拉顿星球。还有位于联邦南部的“特殊经济开发区”,又是怎么回事?”

    赵毅并非无的放矢————新海王星、木星、萨拉顿星球,分别是联邦第三、第六和第十一舰队的驻地。按照相关法律。任何舰队在规定地点驻守时间不得超过五年。这种轮换制度,主要是为了防止军方实权人物对所在星球形成控制,进而将其变为个人意识的独立领地。然而,法律终究是停留在纸面上的东西,轮换制度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形同虚设。尤其是上述三支舰队,分别占据了所在星球超过五十年。尤其是联邦南部的“特殊经济开发区”,更是有六颗小型移民星球被第二舰队长期占领。

    没有人公开反叛,也没有人提出“独立”之类的说法。在没有足够军事和经济力量为依托的情况下,联邦政府只能无奈容忍这种违规行为。这些星球实际上已经成为各个舰队司令官的私人领地,虽然名义上仍然服从政府。却拥有在各自星球上征收税金,制订法律和委派下级官员的权力。究其权限而言,与泛联合帝国的高级贵族其实没什么两样。

    “那些人的行为早就和叛国无异。为什么你不根究他们?为什么你不派出舰队征讨?为什么你可以容忍他们,却要把ag64号星球纳入控制?要知道,这里什么也没有,无论资源还是人口。都不可能与那些移民星球……够了!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

    突然,周以铭毫无预兆地咆哮起来:“那些卑鄙的家伙早就忘记了身为联邦公民的职责,将军的身份,还有舰队,已经成为他们捞取好处,扩大个人权力的资本。如果不是有泛联合的存在,这些独立领地早就已经被夷平。他们统统该死,都该上绞架,我决不允许ag64成为另外一颗不受控制的私人星球。我的话已经说得足够清楚,继续重复没有任何意义————二十四小时内,你必须让出ag64。否则,将遭到联邦舰队的攻击。”

    最后这句话,带有无可辩驳,也无法抗拒的森冷。赵毅浑身一颤,下意识地抬起头,迎上周以铭那双充满冷漠、残酷的眼睛。

    “你要把我当做活例,去震慑那些不服从命令的反叛者吗?”

    “这里没有资源,也没有公民,联邦舰队甚至没有在这里开通巡逻航线。”

    “这里,就是一个关押着无数工业平民的大监狱。”

    赵毅已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尽量不让说话声听起来过于激动,保持平和的语速。周以铭对这种在短时间内产生的变化感到惊讶,却丝毫没有改变固定思维的念头。

    “我已经在你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人。我原本以为,你会成为地球联邦最为引人瞩目的将军。也是法律和秩序最为疯狂的维护者。我很失望,你和那些利欲熏心的家伙没什么两样。或许,当你刚刚离开s12基地的时候,多少还保留着应有的纯真和自然。但你仍旧无法抵挡来自外界的腐蚀。权力、金钱、女人。。。。。。这些该死的肮脏欲望统治了你的身体,占有了你的头脑,让你在迷乱的现实中改变行进方向。。。。。。我早就应该制止你,给你足够的教训作为提醒。可是,已经太晚了。我对你的变化感到痛心,你已经不再是那个带有稚气和憧憬的年轻人。你变得势利、贪婪,疯狂而残忍。别以为我对你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那个叫做张小娴的女孩。还有“火炬”矿业公司,以及新明斯克市的前后变化,我多少都知道那么一点。知道吗————你原本可以成为支撑联邦的最稳固脊梁,却蜕变为盘踞在它身上吸食养分的寄生虫。除了灭杀,我没有第二种选择。”

    赵毅死死盯着周以铭的眼睛,那双黑色眼瞳中散发出的目光无比锐利,也带有无法用语言表述的真相。

    “灭杀?这就是你的目的?”

    忽然,赵毅非常诡异地勾起嘴角。笑了。

    “我只想做一个联邦国立大学里与世无争的学生,是你要求我成为军人。呵呵……基地里的那些人教过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不可能因为没有利益牵扯而产生冲突。你以整编八十一师唯一幸存者的身份对我施恩,这的确是一个足以掩盖真实目的的借口。。。。。。借口!”

    蓝色光幕中的周以铭面色骤然一紧,脸上酥松的浮肉略微跳动起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联邦副总参谋长的语气开始变得凶狠:“既然已经做出最后选择,那么我就成全你的心愿————ag64号星球将成为你的墓地,还有那些因为你的错误而陪葬,永远不知道他们为何而死的工业平民。”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

    赵毅没有直接应对他的话题,而是笑了笑,说:“你很擅长伪装,也善于用各种不相干的藉口。掩盖真正的目的。这种事情对你来说显然不是第一次,你可以用“叛国”罪消灭盘踞在ag64号星球上的所有人,就像你十多年前曾经在s12做过的那样。”

    周以铭眯起双眼,似乎想要看穿赵毅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渐渐的,他呼吸变得沉重,面部肌肉因为牙齿用力咬合变得紧绷。甚至就连脖颈上的血管,也开始变得粗大起来。

    s12战役,在联邦军部档案中被归类于“偷袭”的范畴。对于这场伤亡惨重的战役,相关人员的处置都有定论。然而,在s12的幸存者当中,还有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看法。

    “这绝对不是什么偷袭————有人故意泄露防区守备队的情报,为泛联合帝国提供兵员和火力配置数据,否则,那些贵族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发动进攻。”

    “整编八十一师是第三舰队的直属部队。从某种程度上看,这座矿山,实际上已经成为第三舰队的地面军工要塞。联邦政府不可能容忍这种情况扩大,他们必须改变现状,重新拿回军队的控制权。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撤换部队指挥官,或者将整支部队彻底灭杀。”

    “不仅仅是我们,包括那些战死的人,都是被出卖的对象。事实上,泛联合自己也不知道整个事件的内幕。否则,他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破联邦防线,更不可能抵挡来自两个方向的救援部队。要知道,这里是地球联邦的核心战区,我们足足坚守了四十八小时,就算地面部队无法突破泛联合帝国的阻击,那么空军呢?一颗战术核弹就能解决的问题,那些大人物为什么要一直争吵不休?呵呵!别告诉我那些家伙突然转性,都变成该死的环保主义者。这种话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连白痴都骗不了。”

    地下世界的时间,似乎要比地上更加漫长。无事可做的幸存者们,很自然的对这些事情展开讨论。他们回忆起每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从所有可能的角度对事情进行研究。虽然无法返回地面。对猜测和揣摩求证,却无法遏制愤怒和疑惑在人群当中蔓延,真相从迷雾中渐渐被剥离,带着尚未被证明的最后一丝伪装,赤/裸/裸/出现在人们眼前。

    “我查阅过相关记录————要塞战役期间,你是负责该战区地面部队调动的参谋部成员。那个时候,你只是一名少将。可能无法接触到整个计划的核心。但不管怎么样,你肯定知道一部分内幕,甚至参与了计划制订。否则,你也不可能在战后迅速晋升,联邦军也不应该直到现在也没有总参谋长。”

    所有的一切都是猜测。

    赵毅没有证据,从他口中说出的这些,都是s12幸存者在地下世界的研讨结果。刚刚离开s12的时候,他之所以要求进入联邦国立大学。很大程度上也是不想再参与这种令人沉闷的黑暗。他想喘息,想要放弃一切开始新的生活。然而,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希望。总是少得可怜。

    “你,还有和你一起的那些人,共同谋划了整个事件。你们借用泛联合的手,杀了一大批人。其中,就包括我的父母。也只有这样,你们才能真正收回兵权,用值得信赖,也可以掌握的人选,重新组建部队。”

    “这是一场在暗中进行的内战。你们要收回属于政府的权力,就必须让那些无法控制的人去死。当然。这种事情永远不可能摆到台面上,毫无保留的公开,只会在联邦内部引发更大的混乱。把秘密泄露给泛联合的间谍,用战争的名义来解决问题。。。。。。这就是你们的办法,就像现在,你用“叛国”的名义来解决ag64一样————”

    赵毅一直注视着周以铭的眼睛。联邦副总参谋长虽然保持沉默。可是,他的眼睛里却透射出慌乱的目光。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这就已经足够。

    不知道为什么,赵毅忽然觉得衣服又粘又湿又冷,贴在皮肤上说不出的难受。

    “很多人死于那次战斗。他们没有参与权力斗争,都是毫不知情的无辜者。他们的尸骨至今为止仍然埋在要塞深处,没有人为他们祈祷,也没有人为此忏悔。你们仍然做着与十几年前相同的事情。你可以说这一切都是为了联邦,也可以说是为了整个社会的和平与稳定。哈哈哈哈。。。。。。就像你最初说过的那样————为了这个国家,为了那些仍然活着的人,为了和平与希望。。。。。。放你/妈/的/狗屁————凭什么一定要我来为此付出?为什么去死的那个人不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下这种该死的命令?你身上同样散发着脓臭,就永远不要妄想去做圣洁的天使。我不想撕破脸皮,是你逼我这么做。老杂种,你这头死不掉的/贱/狗,老子永远不会离开这颗星球。地球联邦的割据势力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出现,我为什么不能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如果你一定要动用强硬手段,那么我现在就发布通讯,向泛联合帝国投诚。记住,这一切,都是你逼出来的————”

    赵毅的面孔变得扭曲,他大口喘着粗气,脸色因为激动和亢奋变得通红。

    “反正!你说我叛国,那我就让你的说法变成现实————”

    “反正!你不会让这颗星球摆脱联邦控制————”

    “反正!杀自己人这种事情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你知道该怎么做,我也知道该怎么做。无法妥协,也无法让大家都得到满足。”

    “个人利益必须服从国家利益,说得多么好听。哈哈哈哈。。。。。。你怎么不自己来试试?你为什么不穿上战斗盔甲,像普通士兵那样冲上前线?坐在后方发号施令谁不会?就因为你是将军?就因为那些死去的人只是士兵?别忘了,埋在s12地下的那些人里面,有我的父亲,还有我的母亲————”

    周以铭脸色苍白的可怕,可他无法反驳,赵毅的话直指要害,深深刺中他内心深处最为脆弱,也是永远不可能曝露在阳光下的地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