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难产

作者:云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陆少的暖婚新妻法医狂妃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申妈妈心领神会,“这时候她们忙着,奴婢将屋子里几个手脚利落的婆子叫去帮衬。”

    正是这个道理,这时候要事无巨细才行。周老夫人放心地去上香。

    ……

    琳怡渐渐觉得腰疼的厉害,如同有什么东西在腰上箍着,说不出的难受。下腹坠的更厉害,疼痛渐渐地侵袭过来。

    白芍伺候着琳怡喝了些水,巩妈妈过来道:“宫里的稳婆和女官都请来了。”

    琳怡颌首,“快让她们进来吧!”

    说话间几个婆子快步进门,琳怡看过去有两个看着眼生,正想开口问,那婆子已经利落地上前道:“皇后娘娘吩咐奴婢过来,一定要让郡王妃母子平安。”

    没想到惊动了皇后娘娘。

    那婆子说完话上前将手里的东西碰过去送到琳怡手边,“这是皇后娘娘赐下的如意,郡王妃摸一摸图个吉利。”

    琳怡手放在暖玉做的如意上,然后吩咐白芍将如意请到案上供起来。

    女官上前询问琳怡,又要亲眼看看亵裤上的血迹,女官看过之后,吩咐下面人,“可烧好了水?准备好了被褥?”

    巩妈妈立即道:“准备好了。”

    女官低声问琳怡,“郡王妃能不能移步去正室?要在那里生产才好。”

    琳怡听得心里一紧,也就是说这次是真的要生了。不知怎么的看着周围人忙起来,她心里也开始紧张,正想着。肚子一阵疼痛,琳怡等到疼过了,才起身让人扶着去了正室。

    正室里的被褥换成了早先准备好的,白色的棉布单刺眼地铺在那里。有一种陌生违和的感觉,琳怡踩着脚踏躺在床上,白芍几个将幔帐放下来。才让御医来诊脉。

    御医看过脉就在西侧室里等着不敢再走。

    太医院的女官开始摸琳怡隆起的肚子,半晌柔声道:“郡王妃放心吧,这孩子靠的低,生的时候应该快。”

    怪不得皇后娘娘会遣这个女官过来,她的话的确能稳住人心。

    女官接着道:“郡王妃一会儿若是觉得忍不住,就喊叫出来,不要强撑着。最好能再吃点饭食,这样之后好有力气。”

    看女官轻松的模样,琳怡心中有些失望,看来还要熬一阵子才能将孩子生下来,她还以为她孕期准备好。生的时候会很快,琳怡道:“这么说,现在还生不下来?”

    女官摇头笑道:“今天能生下来已经是早的了,趁着现在郡王妃精神好,还是多积攒些体力,什么也不要想,最好吃些东西再睡一觉,我们就等在旁边随时照应郡王妃。”

    女官这样说就有她的道理,琳怡虽然觉得不饿。还是吩咐橘红,“让厨房做些饭食来。”

    女官笑着建议,“最好吃些鸡蛋。”

    橘红应了,“奴婢去和厨娘说。”

    琳怡吃了些东西,躺在床上真的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就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惊醒。

    屋子里静悄悄的。巩妈妈、白芍和女官、稳婆守在旁边。

    巩妈妈忙上前扶起琳怡,“郡王妃觉得怎么样?”

    琳怡长吸一口气,“比之前疼了。”

    巩妈妈目光闪烁有些紧张。

    琳怡道:“扶我去更衣,我肚子有些涨。”

    巩妈妈应了,橘红也迎上去搀起琳怡,琳怡脚刚踩在地上,就觉得下身坠涨的感觉一松,顿时有暖流涌出来,湿了裤子,琳怡惊讶地看着鞋裤,没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疼痛倒是轻了不少,巩妈妈喊道,“破水了。”

    巩妈妈脸色变得苍白,脸颊一下子红起来,琳怡也知道这不是一件好事。

    旁边的女官上前道:“郡王妃还想不想更衣?”

    这样一来,她倒是不想去了。

    女官恳切地劝说:“还是去一趟吧,接下来就要躺着不能动了。”

    琳怡颌首,胡桃捧了新暖好的裤袜给琳怡换上,琳怡这才去了套间更衣,这几步琳怡走的很轻松,屋里的气氛却紧张起来。

    琳怡躺回床上,女官才仔细检查了一遍,周老夫人就让申妈妈扶着进了屋,周老夫人的眼睛径直落在琳怡脸上,“我听说破水了?”说着担忧地看向稳婆。

    周老夫人虽然没有说明,琳怡也从中明白过来,她现在破水不是好事。周老夫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现在是寻到了机会。

    舒服的感觉很快过去了,疼痛一下子比之前厉害起来,躺在床上汗透衣襟,每次疼痛来袭只想着忍过去,话也不想说半句。

    软软的帕子落在她额头上,琳怡微睁开眼睛看到周老夫人,这时候她已经无力和周老夫人斗嘴。

    女官拉起琳怡的手,“您要往好处想,破水也是好事,说不得不用等到晚上就能将世子爷生下来。”

    女官神情安然,看向周老夫人,“老夫人也安心,这里有我们呢。”

    琳怡心中略有差异,一般宫中来人是帮衬府中办事,绝不会得罪任何人,特别是这样明白地替她说话,除非是皇后娘娘早有交代,否则绝不敢这样没有顾及。

    周老夫人微微一怔,看向那女官,女官大方恭谨地迎过去。

    琳怡反手拉住周老夫人,“婶娘,产房不干净,你的病才有起色,还是去侧室里等吧!”

    周老夫人叹口气,“你这孩子,现在还顾着这些。”

    时间过的很慢,琳怡抬眼看了沙漏,从女官过来到现在不过是半个时辰。这样的疼痛不知道还要多久。坐不舒服,靠在迎枕上也不舒服,肚子如石头般僵硬,每次都仿佛绞成一个团似的,那疼痛慢慢地爬上去从小腹一直到了胸口,琳怡忍不住转身呕吐,搜肠刮肚将所有的东西都吐在痰盂里。

    “郡王妃喝些水,漱漱口。”巩妈妈将她扶起来,温热的水也递到她嘴边。

    琳怡重新躺回床上,巩妈妈低声道:“郡王爷回来了,就在外面,您放心吧!”

    听到巩妈妈的话,琳怡心中有了几分踏实,缓缓颌首……(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