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老公家里居然是……

作者:陈平江婉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陆少的暖婚新妻法医狂妃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陈天竹的突然出现,云静也是皱了皱柳叶眉。.shumeng.cc

    "二叔。"

    陈平笑呵呵的看着陈天竹,后者也是溺爱的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没事吧?"

    陈平耸肩,道:"没事。"

    陈天竹点点头,又扭头看着江婉,笑道:"侄媳妇,我们又见面了。"

    江婉勾了勾耳边垂落的秀发,很礼貌的冲陈天竹点头恭敬道:"二叔。"

    "哎,好,好!"

    陈天竹心里开心。这一声二叔比啥都好。

    江婉也是胆战心惊的,没想到陈平的二叔会突然出现。

    而且,看这架势,陈平二叔的身份一点也不简单啊,随身携带的都是武装人员。

    太可怕了吧!

    江婉扬着亮晶晶的下巴,看着陈平,心里全是疑惑。

    自己老公到底什么人啊,为什么总感觉神神秘秘的。

    陈天竹这会,一转头,脸上的笑容立马消散化为阴沉的表情,盯着云静,寒声问道:"云静。你刚才要对我大侄子做什么?"

    云静秀眉微蹙,她知道,既然陈天竹来了,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你不是应该在岛上吗?"

    云静问道。

    呵呵。

    陈天竹冷笑了声,道:"分家那些老古董,还对我造不成威胁,倒是你云静,最近的手段未免令人有些寒心了。"

    "怎么,这些人站在这,是也想对我动手不成?"

    陈天竹扫了一眼云静身边的那些黑西装保镖,完全不在意的说道。

    云静冷冷道:"退下。"

    几十个黑西装保镖,就这样从大厅里退去。

    就算是这样。陈天竹依旧没有善罢甘休,而是警告道:"云静,我不得不警告你,不要把手伸的太长,有些人你不能动,就算是云永昌那个老东西。见到我也得乖乖的给我盘着。"

    云静一听这话,顿时浑身来气。

    她不喜欢别人侮辱自己的父亲。

    "陈天竹,你大胆!我好歹是你的嫂子!"

    云静寒声道,嘴角微微抽动,心中堵了一口怒火。

    然而,陈天竹却一脸无所谓的模样,道:"呵呵,你不过是我大哥的一个二房罢了,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这句话可谓是点燃了云静心中的怒火,她满面寒意,玉手遥指,呵斥道:"陈天竹!就算我是你大哥的二房,也是明媒正娶的,在辈分上,你得叫我一声嫂子!你现在这样跟我说话,就不担心我回去告诉家里的长辈,治你一个大不敬的罪名!"

    云静很是生气,这个陈天竹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居然如此无礼。

    可恶!

    "呵呵,家里执法堂的那些老家伙,都已经老糊涂了,就算你回去治我一个大不敬的罪名,我陈天竹也不会怕!有本事,你让他们到上江来!我等着!"

    说罢,陈天竹直接转身,带着陈平和江婉欲要离去。

    在离去前,陈天竹留下一下:"对了,我大侄儿刚才说,他要带着我侄媳妇回去,你云静要是敢阻拦。我不介意灭了你云家!希望你好自为之!"

    轰!

    一句话,正中云静心窝,令她很是愤怒!

    看着陈天竹一帮人离去,云静彻底暴走!

    直接就砸烂了大厅里的所有东西,全是名贵的订制品!

    "该死的陈天竹,如此欺我!我云静定要你陈家付出代价!"

    云静很是震怒,满面怒意,眼神冰寒,直接就联系了天心岛陈家执法堂的几位叔叔伯伯。

    而这边,陈天竹带着陈平离开了云顶山庄。

    在大门口,陈平和陈天竹二人秘密谈话。

    "二叔,分家那边你怎么解决的?"

    陈平问道。

    "当然是直接武力镇压。那些老东西一个个都心怀鬼胎,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根本分不清谁才是天心岛的主人。"

    陈天竹大笑道,抽着烟斗,丝毫不在意。

    陈平无奈的摇头叹气,自己二叔就是这样,手段很快,也很暴力!

    但并不是莽夫。

    要不然,他也不会得到君将令。

    "对了,你真打算带着江婉和米粒回去了?她们知道你的身份了吗?"

    陈天竹忽的有些担忧的问道。

    现在岛上陈家的局势很不明朗。

    这个时候陈平选择回去,无疑是个不太好的讯号,很可能会引起分家那些家伙的反扑。

    陈平点点头道:"嗯,我也不想满她们太久。"

    陈天竹点点头,拍了拍陈平的肩膀,笑道:"没事,二叔为你保驾护航,我陈家继承人回家,没有人敢拦,她云静不行,分家的人不行,背后的那些隐藏势力更不行!"

    陈平笑了笑,和陈天竹聊了一会,也就走向了那边等待着的江婉。

    二叔说,这次回来。就是要约他们一起吃个饭。

    搞不懂呀,二叔想要做些什么。

    江婉背着手,踩在草坪上,来回踢着脚步,显得很是清纯动人。

    尤其是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撒在她身上的时候。就像披上了一层金辉一般,很是好看。

    "婉儿。"

    陈平迈着步子,双手插在裤兜里走了过去。

    江婉一回头,满脸笑意,问道:"谈完了?"

    陈平点点头,伸手替江婉拿掉头发上的一片小落叶。后者很是忸怩的问道:"对了老公,二叔是做什么的呀,怎么出场还有那么多的……"

    江婉指了指那边一排排的武装人员,大眼睛里满是狐疑的神色。

    陈平想了想,道:"那些都是我家的。"

    一句话,令江婉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陈平,又指着那边的武装人员,问道:"你,你说什么,那些都是你家的?"

    怎么会呢?

    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些武装人员,可全都是荷枪实弹的!

    居然是老公家的。

    保镖?

    "嗯,都是我家的保镖,或者说,他们都是我二叔的部下。"

    陈平点点头,没有隐瞒。

    透露一点二叔的身份,也好为后面带江婉回家做基础。省的以后她太惊讶。

    这样,自己有时候办事,江婉也能接受一些。

    "唔,真……真的是你家的吗?"

    江婉吓到了,捂着樱桃小嘴,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

    自己的老公,貌似又神秘了很多。

    他家里到底做什么的,居然还有武装人员的安保?

    太,太可怕了吧。

    "老公,真的是你吗?你是我老公吗?"

    江婉小手摸了摸陈平的脸颊,显得还很不淡定,主要是她真的被吓到了。

    陈平抓着江婉的小手,笑了笑道:"是我,小傻瓜,回去吧。"

    江婉愣愣的点头,跟着陈平上车,离开了云顶山庄,回到了别墅。

    就算是回到了别墅,江婉还是出于愣神中,很难消化今天看到的听到的那些事情。

    老公到底在隐瞒些什么呀。

    还有,陈平家里这么厉害的吗?

    居然有武装的保镖,天哪!

    江婉有些接受不了。

    陈平这边停好车,就和江婉走进了别墅。结果就看到家里客厅,坐着七八个中年妇女,正在阿谀奉承杨桂兰。

    旁边的方乐乐是跟着端茶递水,不停的打扫那些妇人磕完的瓜子壳和垃圾。

    杨桂兰见陈平回来了,立马颐指气使的指着陈平道:"愣着干嘛,还不快给我们倒水,瓜子和坚果也没了,你去买点回来。"

    说这话的时候,杨桂兰是挺着胸膛,昂着头,有些心虚的说道的。

    她也没得办法,刚才还在老姐妹面前炫耀自己在这个家里是主人。

    尤其是谈到陈平的时候。那自己可是贬低了他不少坏话。

    所以,杨桂兰现在这样做,是为了证明自己。

    但是她心里也虚,生怕陈平拆穿自己。

    一帮老姐妹嗑着瓜子,瞟了几眼站在门口的陈平,笑咯咯的嘲讽道:"桂兰姐。这就是你那个吃软饭的女婿啊,果然是个废物啊。"

    "哎,陈平是吧?站着干嘛,还不快去!"

    "就是,一个窝囊废,怵在那干嘛呢,没听到桂兰姐让你去买东西吗?"

    一下子,四五个中年妇女,颐指气使的对陈平吆五喝六。

    陈平眉头一皱,看了眼那表情不自然的杨桂兰,身边的江婉也是拉了拉他的胳膊,小声道:"老公,别和我妈她们计较,我陪你去好了。"

    陈平想了想,叹了口气,转身跟着江婉一起出去了。

    这边,杨桂兰紧张悬吊的心,也松了下来。

    "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桂兰姐,你这女婿不行啊。"

    有个肥胖的大妈,一身花格子衣服,打扮的浓妆艳抹的,整个就一大饼脸,还有很多麻子。如此奚落道。

    "就是,这陈平也太窝囊了吧,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还没我家那女婿有用呢。"

    "哎,桂兰姐啊,我看你啊,得趁早让陈平和你女儿离婚,这一看就不行啊,好吃懒做。"

    杨桂兰见陈平走了,索性就跟着讥讽道:"呵呵,你们看着吧,迟早把他赶出去。"

    就在她们几个中年老妇女高谈阔论的时候,小米粒揉着惺忪的睡眼从二楼蹒跚的走下来。

    "乐乐阿姨,乐乐阿姨……"

    奶声奶气的喊着,小米粒就看到客厅里坐了好多人。

    可爱的小米粒,完全不知道深浅,走到杨桂兰跟边,问道:"外婆,乐乐阿姨呢?"

    杨桂兰很不爽的推开了米粒,不耐烦道:"自己去找。"

    小米粒瘪嘴,看了眼茶几上的吃食,伸出小手想拿,结果就被杨桂兰一巴掌给抽了回去。

    "有你吃的份吗?和你那个废物老爸一个德行,成天就知道吃软饭!"

    杨桂兰抓着小米粒的肩膀,很生气的骂道。

    "哇……呜呜呜!"

    米粒,当时就被吓的哭了出来,小脸满是泪痕,挣扎着喊着:"爸爸,妈妈……呜呜,乐乐阿姨……"

    恰巧,这一幕被出现在门口拎着吃食的陈平和江婉看到了。

    "杨桂兰!"

    一声暴怒的吼声,响彻整个客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