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追踪

作者:风若兰佩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日,大夏国公主使馆起火的消息就在昊京传遍了,就连住在深宫之中的孟婕妤也得了消息。

    孟婕妤听到消息叹了口气,“倒是可惜了,年纪轻轻一个公主,就这样葬身了火海,最麻烦的是,也不知这大夏国会不会拿这个事情做文章,若要打起仗来,又要给三皇子添些军功了。”

    “小姐,急什么,那三皇子就是再能耐,没有母亲在宫中做后援,他还能把天翻了不成,我看陛下也不是那眼里容的下沙子的人。”杏儿现在说话也开始慢条斯理,学起那些宫妃的模样。

    “话是这么说,终究是不得不防。不然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了一场。”孟婕妤一想到那一夜跟二皇子的事情,就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顶着一般,着实难受。若是这个月还没有好消息,怕是还得继续下去。

    碧霄宫里的烦心事只会在小范围内发酵,让那些随侍的宫女太监,不敢喘大气罢了。但蓝霜公主失踪的事情,却让鸿音王朝整个乱了套。礼部的官员上奏的时候,皇帝震怒,接待来使,确保他们的安全这本是礼部的指责,但使馆起火,昊京城防也免不了责任。礼部的官员和城防司的官员都被呵斥了,立在殿外等着被杖责。

    三皇子昨日刚被交待了要留心林加国来使久久不归的事情,今日就又发生了使馆起火,蓝霜公主失踪的事情,他很难不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就在这个烫手山芋没人肯接手,礼部和城防司又一起被呵斥的时刻,三皇子站了出来。

    “父皇,儿臣愿意去追踪蓝霜公主的下落,为父皇分忧。”

    “好,恒昌,你此时能站出来,朕很是欣慰啊。但这件事,牵涉到两国邦交,你一定得办好。”皇帝的话说的好听,但语气中听不出一丝温度来。

    “是,儿臣遵命,一定尽快找到蓝霜,不给大夏国落了口实。”

    “你能想到这里,还是有进益了,朕给你调动右屯卫之权,快去办吧。”皇帝拿出一个虎符来,正式交给三皇子。众人听到右屯卫的名字,顿时眼红起来,尤其是二皇子,气的鼻子都歪了。

    这鸿音王朝皇帝的亲兵分两大部分,一部分是羽林军,都是驻扎在昊京内外的、建制成熟的军队。还有一部分就是二条司掌管的左、右屯卫,这一部分很是神秘,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但皇帝一向喜欢利用二条司办一些跟谋逆相关的钦案,一旦有大臣涉及到这种案子里,刑部和大理寺都只能负责核验,但司法权却得移交给二条司。

    左、右屯卫作为平日里只有二条司能调动的神秘力量,一向都不在朝堂前亮眼,此次,皇帝却将象征着皇家威严的右屯卫交给三皇子,这里面透漏的讯息,当真是耐人寻味。

    三皇子领了虎符,第一件事就是将使馆的侍从们全部扣押了起来,挨个审问。还有那林加国的使者,去访查时,竟然已经跑路了。

    郑伦听说这个消息,立即判断道“这火一定是那林加国使者放的,再没有人比他更希望破坏我们跟大夏国的和亲了。之前三皇子答应了娶林加国的公主,这大夏国的公主一说要来和亲,他怕是就坐不住了。”

    三皇子审讯了使馆的侍从们之后,明兰交待道,那个林加国的使者确实来求见过公主,还来了两次,却在公主回来后,又告辞离去了。这些消息都证实了郑伦的猜想,可是这蓝霜公主去了哪里呢。

    虽然检视了火场,有烧坏的公主的寝衣,还有蓝霜公主那一日戴的发簪,但种种迹象显示,蓝霜公主是不知所踪了。明兰还交待说,“墨菊也不见了,她那日是在蓝霜公主的外屋值夜的。”

    “哦,他还从容的带了侍女走?这个蓝霜公主,怕不是失踪,而是出逃了。”郑伦听见三皇子传回的讯息后,笃定的说道。他立即给三皇子写了一个纸条,让人急急送了过去。

    三皇子刚从使馆来到了城防司,就见郑伦送的纸条到了,他展开一看,里面几个只有几个匆匆写就的小字。“彤云关,彤云关……”三皇子闭着眼默默念着这几个字,忽然间,他睁开双眼,仿佛领悟了什么一般,立即让贴身的小厮拿了虎符去传口令。

    当晚,三皇子就带着右屯卫悄悄出了城北的安远门,一路向彤云关进发。

    平城,蓝霜公主倚在城墙之上,远远的望着城南有烟尘溅起,一队人马从南而来。旁边的喀布尔大师在看清了来人之后,赞叹道,“公主,你真是神机妙算,那三皇子果然被引来了这里。”

    “这里还不够,我要他去彤云关,只有他在彤云关,昊京才真的空虚下来。真要做成了这件事,可比和亲有趣多了。”蓝霜公主看着那些不断靠近的马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喀布尔大师,我们该走了。”

    “墨菊呢,你一路都带着她,还总让她跟旁边的人说话,如今还要带着她吗?”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不必再带着那个累赘了。若不是她一路都留下讯息,那三皇子能来的这么快嘛。”蓝霜公主始终望着远方那队人马,心思完全不在身边的喀布尔大师身上。

    “公主,那杀了墨菊?”喀布尔大师忽然间觉得这天气竟有些冷了,他的颈子上忽然就凉凉的。

    “不必,一个姑娘家家的,留给三皇子好了,就当是我们的一个小礼物。他们昊京的公子哥,不是走到哪里都需要人伺候嘛。”蓝霜公主说话的功夫把一封信递给喀布尔,“你看着他们进城了,再把这个给墨菊。你就留在平城等着消息,我自己去彤云关就够了。”

    “公主,你不带我去彤云关吗?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给你王兄交待?”喀布尔大师急了,他没想到蓝霜公主竟这般倔强,非要实施她的奇袭计划。

    “怕什么,将军百战死,我们大夏的子民没有怕死的,我也不例外。身为公主,我能做的,比和亲还是可以多一点的。你去吧,别让墨菊自己跑丢了,倒是白瞎了我们的一番心意。”

    “是,公主,你多保重,我在平城等着你的好消息。”喀布尔大师觉得自己的眼圈有点湿,不知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子总是让他意外之中又佩服不已。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