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腹黑王爷下堂妃(27)

作者:微雪染月华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们俩坐在最后一辆镖车上面,车队里的车是一辆跟着一辆行驶的,每三辆镖车就用麻绳松松地链接在一起,变成长长的一列。

    现在,宁玉往前看,只能看到四五辆镖车走在前头,其他的被树荫或者低矮的丛林密密麻麻的挡住了,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点点。

    其实,这一整列镖车可是有一百多辆呢,在同福镖局中也算是不错的配置了,毕竟是边境的交易重镇运往京城的货物镖车嘛。

    人多力量大,那些土匪山贼什么的应该也不敢惹他们,想到壮观的镖车车龙,宁玉从昨晚到现在的不安总算安稳了一些。

    两个镖师让宁玉他们在中午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再赶到中间去,蹭车的人都在中间那一辆镖车上,现在先跟他们在一块儿。

    估计他们也看出来了,宁玉跟水和曛一路赶路,非常疲惫,因此很体贴的让宁玉跟水和曛跟他们挤一挤。

    宁玉应承了,谢过了两位镖师,跟水和曛坐上了这一辆镖车。

    这辆镖车,在普通的水月国民众看起来并不算拥挤,因为上面只放了一点行李,也只坐了两位镖师,可宁玉并不是这样认为,虽然很感谢两位镖师给他们留了一些位置,但是在宁玉看来这辆镖车确实太拥挤了。

    而且宁玉跟水和曛一上去就不一样了,宁玉还好,虽然高,不过瘦瘦的,上去之后还没什么感觉。

    水和曛一上去,马上拥挤的感觉就变得非常强烈,水和曛虽然也是高高瘦瘦地,可毕竟男子的体格还在那里,一上去就变得十分拥挤,几人肩膀碰着肩膀,要不就是碰着货物。

    在现代社会,就算是一些较为落后的地方,应该也很少出现种拥挤的出行工具,就算是赶路比较拥挤,坐到车上去肯定是会宽松一点。

    不会出现这种人挤着人挤着货物的现象,就算有,也很少。

    宁玉左边是镖师,右边是水和曛,前面是行李,把前方的视线挡得死死的,宁玉跟水和曛后面是低低矮矮的木板,好像不太牢固的钉在了一起,他们权当是护栏了,虽然不敢把全身的重量给压上去,但算是有了一丝丝的安全感。

    行李是轻的,虽然用绳子捆起来了,宁玉如果压在上面势必会让行李的位置自动,行李会碰到对面的镖师,如果往左边靠又会挤到左边的镖师,宁玉又不敢把身体的重量压到身后不太牢固的护栏上,只能往水和曛那边靠了,如果不靠着什么的话,宁玉怕自己掉下去了。

    镖车颠簸地往前走着,拉着这辆镖车的是一匹小马,本就是因为这匹小马还未成年,所以才让它拉这最后一辆轻便的镖车,现在多了两个人,小马拉得越发吃力了,慢悠悠地往前走着。

    宁玉靠着水和曛,抓紧他的上衣下摆,免得让自己掉下去,水和曛倒是体贴,用长臂揽住宁玉的肩膀,让她坐得更稳当一些,宁玉也总算有了一些安全感,虽然知道他们俩都有可能随时会掉下去,但是有人能依靠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宁玉倒不介意旁人怎么看,她跟水和曛对外说的一直都是两人是夫妻,两人外貌看起来很登对,水月国风气没有那么早结婚,女子一般二十二左右,男子一般二十五左右,宁玉跟水和曛的样子看起来也是该成婚了。

    只是这么说这么做,她是为了方便,倒是水和曛是真把她当他的娘子了?这动作这么自然?

    宁玉艰难地扭头看了水和曛一眼,他的表情真的很自然。

    两个镖师也是猜测这是一对出游的小夫妻,只是各自在心里暗叹一句这小夫妻感情真甜蜜,对这两人的动作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而是觉得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路途虽然颠簸,可宁玉有水和曛靠着也安心,一路上倒也没出什么问题,还算比较顺利。

    因为宁玉他们赶上镖车车队的时间本就已经晚了,所以很快就到了中午,镖车停下来休整了。

    那个一开始看见宁玉他们的镖师姓方,另一个姓铁,那个方镖师下了车,也让宁玉跟水和曛两人下了车。

    方镖师让铁镖师看好车跟行李,带着宁玉他们朝前走去,宁玉和水和曛跟着方镖师,路过一辆又一辆镖车,有些镖车上面有镖师,有些没有,但都满满当当地装着货物,没有任何一辆是空的。

    一路上有镖师跟方镖师打着招呼,也用着探究的目光看着宁玉跟水和曛,心里估计都在想这两人是什么来头。

    宁玉和水和曛两人跟着方镖师一路走过约四十几辆镖车,一路走到车队的中间,前面还有数不清也看不清的镖车,但是方镖师让他们停了下来。

    宁玉也注意到了,这里有一辆镖车,中间没有货物,看来是专门坐人的。

    镖车停在这里,而周围聚拢了十数人,宁玉估计他们都是蹭镖车的,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儿,有七八十岁的老头儿,有五六岁的小孩儿,有四五十岁的婆娘,有三十多岁汉子,简而言之,男女老少都有。

    那些人正三三两两地团座在一起吃饭呢,聚在一起地估计都是认识的。

    那些人看到宁玉他们来了,哀叹一声,知道又有人要过来跟他们抢位置了。

    本来车位就拥挤,现在还来两个,等下要怎么坐哟。

    倒是有个姑娘,可看样子可能是刚刚及笄的年岁,自宁玉跟水和曛一过来就猛盯着水和曛看,她娘亲就在旁边悄悄地说她,也制止不了她。

    宁玉没有关注那么多,水和曛更是傻乎乎地宁玉干什么他跟着干什么。

    宁玉目测了一下人数跟镖车的大小就猜到等下会有多挤了。宁玉其实不是那种会为了省钱而委屈自己的人,其实前面还有其他坐人的镖车,不过那些镖车较为舒适,限定人数,位置早就卖完了,不是宁玉不想买,而是宁玉只能买这些位置的。

    而且这票价最便宜的一辆镖车,还是不限制人数的,有多少上多少,可以满满当当地坐十几个人在上头。

    宁玉有些替等一下的自己跟水和曛担忧,这么多人,不知道等下挤不挤得下。

    方镖师把宁玉跟水和曛带到这,跟前面的镖师打了声招呼就准备离开了,宁玉赶紧拉着水和曛跟他道谢。

    方镖师说道“不用客气。”

    可能也是看宁玉是个姑娘,他提点到“下次最好买好一点的车位,不然最好就等下一趟镖车,这次买了就算了,自己在车上注意一点。”

    说罢,方镖师又跟水和曛说道“在外出游得护好自己的娘子,我说这样有些逾越了,也是看在你们第一次出游才出言提醒,希望你们不要责怪。”

    “不会不会。”宁玉跟水和曛连忙向方镖师道谢。哪种是真心提点,哪种是出言讽刺,宁玉还是看得出来的。

    方镖师说完话就跟他们俩道别回到后头去了。

    宁玉观察了一下,周围的人要么都在吃饭,要么都吃完了,正在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天,现在还没到时间赶车呢,宁玉还听见前面那个镖师催促他们快点吃,说是只有半柱香时间,一到点就得上镖车,不然不等人。

    宁玉跟水和曛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呆着。先不忙着跟那些蹭镖车的乘客说话,反正等下有大把的机会呢,等下所有人都得坐上那一辆小小的镖车,路程又长,想不聊天都难。

    宁玉跟水和曛两人蹲在树荫底下,宁玉跟水和曛说一些她想到的,等下在镖车上以及以后旅途中需要注意的事项。

    才说了一会儿。

    “咕一一”宁玉跟水和曛的肚子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两人相视一笑,不过很快,宁玉又皱起了眉头。

    宁玉跟水和曛可没带干粮什么的,昨天一团,虽然买了很多食物,但是早就不能吃了,带都没带过来。今天又起晚了,根本没时间去买干粮。

    现在距离刚刚吃煎饼果子已经过去了很久,两人早就已经饿了,加上又追赶镖车车队追赶了许久,两人更是饿的不行。

    只是包袱里空空的就几套衣服,宁玉不死心地翻了翻,其实她空间里有食物,但是那些食物都是带包装的,不好处理,别人看见了也不好解释。

    宁玉翻呀翻。

    诶嘿,居然发现昨天买的糖葫芦,宁玉赶紧拿出来给了水和曛一串,自己留一串。

    古代没什么保鲜膜塑料纸之类的东西,宁玉在买糖葫芦的时候,让那小贩用油纸给两串糖葫芦包好,算是打包,把糖葫芦拎回了客栈,现在又过了一个晚上,那糖葫芦糖分已经完全把油纸给沁湿了,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

    而且在把油纸弄下来的时候,宁玉一个没撕好,还有些碎片粘在糖葫芦上。

    不过宁玉跟水和曛都没在乎这些,两人都饿坏了,一人一串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纯天然人手造的糖葫芦就是好吃,两人吃得可香可甜了。

    有个小孩远远地看着他俩吃糖葫芦都快馋哭了。

    “娘亲娘亲,我也想吃糖葫芦。”

    那小孩眼泪汪汪地缠着她娘亲要吃糖葫芦,她娘亲嘴里柔柔地安慰着她,说是到了下一站看见了就买,倒是心里暗暗啐一声这小两口多大的人了竟然把糖葫芦当饭吃。

    其实宁玉可想吃饭了,什么饼子包子粉条也好,总比糖葫芦来得顶饱,吃糖葫芦只能解解馋,根本吃不饱。

    可惜他们没买干粮,只能到下一站再说。

    宁玉跟水和曛吃完,把竹签埋到土里,恰好前面的号角声响起,大家准备上车了。

    人们一窝蜂地挤上去准备找个好位置。宁玉他们没想到人会这么疯,一下子脑子懵了几秒,等她反应过来,地面上就只剩下她跟水和曛两个人了。

    “喂,那两个人,赶紧上车啊,在干什么呢!”前面的镖师催促道。

    其实刚刚下车休整不久,就有几位想先上去找个好位置,不过却被镖师赶了下来,说是马匹要好好休息,先不让坐人。

    因此现在他们都已经选好了位置,就剩下宁玉跟水和曛。

    宁玉跟水和曛千辛万苦地挤上去,镖车车厢是天的,四周各有一条椅子,都坐满了人,只有一个缺口上下。中间又有一张椅子,只是那张小小的椅子竟然前前后后坐了六个人。

    本来周围的人还没上车的时候,宁玉就觉着这镖车太小可能挤不下,没想到实际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许多。

    其实宁玉刚刚跟两位镖师挤一挤,镖车上还是能够坐得下人的,但宁玉都觉得有些拥挤了,现在这么跟这么多人一挤在一起,宁玉觉得,刚刚她在最后面那辆镖车上觉得的拥挤都不算拥挤了,现在看来,这才是最拥挤的。

    宁玉跟水和曛站在镖车上进退两难,这难道要站着站一路了?总不能坐下坐在他们的脚底下吧?

    且不说脏,两人这连站都有些困难了,都要侧着身子才能在镖车上走动,坐下根本是不可能的。

    这一眼扫过去,宁玉估计上面已经有十六七人了。宁玉跟水和曛是挤不进中间那张椅子了,他们两站到镖车上面都困难,在上面行走更是困难。

    于是,他们俩找了周边的位置,可惜那些人也不是好相让的,你凑过去,他硬是给你推开了。

    本来宁玉就是站到上面都困难,现在还被人这样一推,差点都要摔倒了,而且差点压到那个小孩儿,那小孩的娘亲紧张的护住孩子。

    嘴里低声咒骂了两句。

    宁玉也能理解她,因此也没多在乎这个,而且她也没时间在乎这个。

    因为,她马上要摔倒了——

    “娘子,小心——”

    还好水和曛及时扶住了宁玉,她才没有摔倒,但两人也一阵东倒西歪,好不容易才站稳,看样子好不滑稽。

    两人好不容易才稳住脚步,环顾四周。

    只可惜,依旧看不到坐下去的可能。

    真要站一路?

    宁玉跟水和曛相视苦笑。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