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腹黑王爷下堂妃(26)

作者:微雪染月华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水和曛一大早就鸡鸣鸟叫声给吵醒了。

    一开始水和曛还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半天神游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突然想到了什么,水和曛猛然清醒,眼睛瞪大看向了床外边。

    娘子……

    宁玉正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水和曛只看得见她的背影,柔软的长发铺满了宁玉整个背部,还有不少青丝垂落下来,背部随着呼吸平缓地起伏着。

    还好,娘子还在。

    水和曛舒了一口气。

    不过娘子这样趴着会不会不舒服啊?娘子为什么不像那天一样也睡床呢?

    水和曛很疑惑,他站起身,感觉自己身体全好了,昨天那些腹痛头晕什么的症状全没了。

    于是水和曛走到宁玉身边,愣愣地看了她好一会儿,他有些心痒痒,娘子的头发好长,好柔软,好想摸一摸,这样想着水和曛的手就覆了上去。

    鸦青的发丝把手背血管的一丝青色也勾了出来,如果宁玉醒着,肯定会觉得水和曛的手很好看。

    水和曛抱起她。

    娘子好重。

    水和曛一个踉跄,差点重心不稳摔倒。

    好险,要是摔倒了,把娘子给摔伤了就不好了。

    水和曛咬着牙,把宁玉抱到床上让她躺着休息,事实上,宁玉倒是没那么重,只是刚刚水和曛差点摔倒,让他抱她的姿势有点怪异,不好抱。

    一晚上没睡好的酸楚,让睡梦中的宁玉一碰到床就不自觉的卷成一团。

    娘子真可爱。

    好像一只小猫。

    好想摸摸,顺毛。

    水和曛摸摸她的脸蛋想逗逗她,被睡得正香的宁玉用手挡开了。

    水和曛一边撇嘴一边给宁玉盖被子,没想到娘子看起来高高瘦瘦,却这么重。

    突然,水和曛額心一跳,一点点疼意袭来。

    不对。

    不应该的。

    水和曛皱眉,努力思考着。

    他的力气不应该这么小的。他前天都能把娘子轻易地抱起来的。以前他都能随手拉开两石的弓,轻而易举。

    以前?弓箭?

    什么?

    那是什么?

    还有……

    一些画面片段从水和曛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水和曛再去回想起那些的时候一阵头痛。

    算了,头疼,不想了。

    水和曛皱着眉给自己揉揉眉心,很快就舒缓了许多。

    应该是昨天没怎么吃饭没有力气的原因吧,所以才觉得娘子重,水和曛的思路突然清晰了一点,这样想到。

    现在头不疼了。

    水和曛想他要乖乖等娘子醒来。

    水和曛乖乖地趴在床边

    宁玉睡了一个多小时才醒来,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她这是在哪?

    宁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她记得昨天她是趴在桌子上睡的,怎么现在跑到床上去了?

    还没等宁玉想通,水和曛就从门外端着一盆水进了房间。

    看见宁玉醒了,水和曛眼睛一亮“娘子,你醒啦?”

    “快来洗洗脸,我刚打好一盆热水。”

    宁玉一边洗脸一边想着东西,水和曛在一旁托着下巴看着她,时不时拿小毛巾给宁玉擦擦不小心打湿的头发。

    宁玉心不在焉的,她老觉着自己忘记了什么。

    “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宁玉苦思冥想。

    对了!

    跟镖局约定好的时间!

    宁玉大惊,当时说好的是今天巳时(911点)出发,现在都几点了?

    好在他们也没什么东西,就是没有买干粮什么,宁玉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干粮可以路上再买,再不济也可以悄悄地在空间里拿。

    现在最重要的是赶上那趟镖车,不然就要等到三天以后才有下一趟。

    在这家客栈里,宁玉一直觉得心里惴惴不安的,跟昨天刘大彪突然虽然那个彪形大汉刘大彪已经说了不会再追杀他们,宁玉也觉得他说得挺真诚的,但是宁玉总觉得危险还没有解除。

    有可能……

    宁玉有些悚然地想到追杀他们的可能不止一拨人,而是有好几拨人。

    其实这个宁玉也大概能猜到,不然活过五天之后能给她申请一个奖励呢?

    赶快离开是好。

    宁玉带着水和曛简单收拾了一下,他们也没什么东西,就几件新买的衣裳就没啥了。昨天买的小吃,还有剩下的,但是现在天气有点炎热,放了一个晚上,那些东西已经不能吃了。

    下了楼跟老板娘招呼了一声,宁玉跟水和曛就赶紧去追赶镖车了,房费已经在住房那天交过了。

    一路上两人快速地赶路,感觉速度比那天在密林逃命还要快,宁玉扯着水和曛,水和曛带着包袱,一路飞奔。

    两人没吃早饭,再加上昨天也没怎么吃,肚子饿得咕咕叫,只是他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路的路上碰到一堆卖早点的也没来得及买。

    还好宁玉之前去过镖局,她的记性也不差,知道路,两人一路奔跑来到镖局门口。

    “停停停停,你们是来干什么的?”镖局门口看门的换成了另一个小孩,不是昨天给宁玉指路的那个了,看着行色匆匆的两人,那小孩把他们给拦下了。

    那小孩问道“你们是来托送货物,还是领取货物,还是来应聘的?”

    “都不是,我们是来赶镖车的。”宁玉答道。

    “赶镖车?镖车刚刚走了啊。”那小孩回答道“你们来晚了。”

    “什么?”宁玉欲哭无泪“我们来晚了?”

    怎么办?

    等等。

    “你说的是哪一列镖车?”宁玉突然振奋了一下,说不定这的是其他镖车。

    “哪一列?”那看门的小孩很是疑惑“今天只有一列,就是去往京城的镖车啊,没有第二列了。”

    啊?

    宁玉又重新哭丧着脸。

    晚了?该怎么办,她可不想在这儿再呆上三天三夜啊!在这多待一个时辰她都觉得有危险,更何况是三天三夜。

    回京才是目前最安全的做法,君不见昨天水和曛就是不知道吃错了什么,很有可能就是别人给她或者是给他下的毒,要是宁玉没有解毒丸他就惨了,说不定就在客栈里面一命呜呼了。

    而现在,宁玉最后一颗解毒丸也用光了。

    在这再呆上三天,那说不定什么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别说完成任务了,连生命都有危险!

    回京虽然也有危险,可是在天子脚下,那些人总不会那么明目张胆地杀人行凶,就算有也很难把自己的痕迹给抹除。

    这么说吧,回京才是目前最安全的做法!

    回京啊,她要回京!

    也许是宁玉的目光太强烈,也许是别的,那小孩儿,手指抬了起来,指向一个方向说道“或者你们可以试着追一下,他们走了大概一柱香的时间,不过……”

    那到“试着追一下”手指也才刚抬起来,宁玉就扯着水和曛往那个方向跑了。

    她今天一定要追上那车队!

    “不过可能追不上……”那道。

    噫,现在的大人怎么都这么急躁?

    镖车诶,能追上吗?

    镖车已经走出去许久,她们要追恐怕很难咯。

    那小孩摇摇头,继续看门。

    “停停停停,你们是来干什么的?”看门的小孩儿又拦住了一个想冲进镖局的人“是来托送货物,还是领取货物,还是来应聘的?”

    ……

    宁玉拉着水和曛一直朝小孩所指的那个方向跑,大概跑了一柱香的时间,两人都大汗淋漓的,累的不行,还是没看见镖车车队的影子。

    这青莲镇就这么一条大路,那车队势必会走大路不会走小路,所以应该是这个方向没错。

    但是他们跑了这么久都没看见车队的影子,他们快要跑不动了,而且他们还没吃早餐,都快饿的不行了。

    宁玉决定休息一下,她补充点体力,就跟水和曛去旁边小摊上买煎饼果子。

    “大叔,来两个煎饼果子,多少钱?”宁玉问道。

    “三个铜板一个,一共六个铜板。”那大叔手脚麻利地用油纸把煎饼果子包好递给宁玉。

    “大叔刚刚有没有看到有镖车经过?”宁玉一边接过煎饼果子,一边问道。

    “镖车?看到好多咧。”那大叔说道“刚刚有一列镖车车队经过,镖车可多呢,数都数不清。”

    “刚刚?多久之前?”

    那大叔想了想,说道“也就不到半柱香吧,怎么?小姑娘,你要去赶那趟镖车?那可得快点哦。”

    之前的一柱香到现在的半柱香,说明宁玉他们的速度还是快的,只不过可能他们没办法长时间保持这个速度,那么一旦他们松懈下来,结果就像龟兔赛跑一样。

    宁玉听闻此话,连忙谢过了大叔,拉着水和曛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递了一个煎饼果子给他,两人一边吃着一边往前走。

    水和曛可能也是饿坏了,昨天他没吃什么就睡下了,一直到现在才吃上东西,马上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很快水和曛三两口就把煎饼果子给吃完了,宁玉才吃了不到一半。

    然后宁玉就看见水和曛直勾勾地看着她手上的那一份。

    “你吃饱了吗?”宁玉问他“要不要再吃点?”

    宁玉把自己手上的递了过去“从底下开始吃,我没吃过底下的,是干净的。”

    水和曛摇摇头“娘子,我不饿了。”

    其实他还饿着,不过娘子也应该饿着,他不能抢娘子的事物。

    “真不吃?那我扔了,我也吃饱了。”宁玉说道。

    “吃吃吃,别人。”水和曛欢喜地把煎饼果子接了过来,他还没吃饱呢,刚好娘子不想吃了,他就可以吃了。

    水和曛也不嫌弃,笑嘻嘻地把宁玉吃剩的煎饼果子吃完了。

    两人赶着路,一直往前走着。

    路上人烟渐渐变得稀少,跨过一块刻着“青莲镇”的大石头,两人这算是正式出了青莲镇的大门。

    但是他们现在还没看到镖车的行踪,刚刚镖局门口那个看门是镖车车队已经走了一柱香的时间,刚刚煎饼果子那个摊主大叔说是半柱香,那么说明他们俩的速度还是够快的。

    宁玉感觉他们现在的速度应该还是比镖车要快的,而且他们还能坚持好一会儿。

    再走一走,一定能赶上的。

    又走了几分钟,两人已经完全走出了青莲镇的范畴,因为铺好的石板路已经到此消失,变成了泥泞的土泥路。

    宁玉他们还是没看见镖车车队的行踪,不过所幸,宁玉眼尖地发现,土泥路上有新的缁重的车轮痕迹,很可能就是镖车车队留下的,看到这些宁玉就更有信心了。

    果然,只是再走了几分钟,宁玉跟水和曛就听见前方传来了人声,也隐约看见了镖车车队的队尾。

    有人!

    宁玉跟水和曛对视了一眼,两人眼眸中都带上了笑意。

    赶上了。

    宁玉拉着水和曛快步跑了上去。

    队尾是两个压车尾的镖师,看起来非常雄壮,车上还有一些箱子,但看起来应该不是货物,应该是镖师们的行李。

    “你们,干什么的!”那两镖师一个朝前面坐着一个朝后面坐着,朝前面坐着的那个看到宁玉跟水和曛跟着他们跑,一下就发现不对了。

    朝前面坐着的那个镖师听到动静也转过身来,两个镖师目光炯炯地看着宁玉跟水和曛。

    宁玉暗道果然是专业的镖师,一般人可不愿对上这样的人物,光是这身腱子肉跟这凶狠的目光就够吓人的了,说不定能直接吓退一些胆子小的土匪。

    这时,宁玉跟水和曛已经跑到了队尾的车旁边,宁玉看着那个镖师气喘吁吁说道“镖师大……大哥,我们……我们来晚了,我们是来……蹭镖车的。”

    朝前面坐着的那镖师听闻此言就把拉车的马给叫停了。

    另一位则伸出手来,可能他觉得这两夫妻当家做主的是水和曛,便把手伸到水和曛跟前。

    水和曛一头雾水地看着那一个镖师,宁玉知道他要什么,连忙把口袋里的纸条递给他,这是前天交了钱预订了的证明。

    那镖师看了看,通过上面的印记,那位镖师这的确是他们镖局开出来的条子。

    那镖师确认无误后收好纸条,对他俩说道“上车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