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腹黑王爷下堂妃(23)

作者:微雪染月华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宁玉发现水和曛疼得越发厉害了。

    “娘子我好、好疼啊。”水和曛捂着胃部,俊脸煞白,额头上冷汗一阵一阵的,如滚豆子般滑落下来。

    宁玉连忙扶他走到房间,水和曛疼得使不出力气,浑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宁玉身上,宁玉很是艰难才把水和曛扶到床上躺下。

    一躺下,水和曛就蜷缩成一团,他身上也出了不少汗,把单薄衣裳都洇湿了。

    紧接着,宁玉也顾不得什么赶紧翻出解毒丸给他吃了。

    “来,张嘴。”看着水和曛因疼痛而紧紧皱起的眉头,宁玉也有写心疼,连忙给他倒了一杯水喂了下去。

    还好吃过解毒丸之后不久,水和曛的脸色果然就好多了,疼痛也舒缓了许多。

    这解毒丸还真有用,不过已经用完了,其实当时买的好像就不多,下次有机会一定买多点备着。

    在水和曛好点之后,宁玉就去收拾桌子了,今天上午回来得太着急,东西撒了一地还没收拾呢。

    水和曛看到宁玉在收拾,连忙下床帮忙,宁玉赶紧让水和曛去床上躺着休息,他那样子都虚弱的不行了。

    “娘子,我没事了。”水和曛挥了挥手“我现在一点都不疼了,力气大的很。”

    宁玉拒绝“你赶紧到床上给我躺着。”

    “先好好睡一觉再说。”

    这家伙才刚好一点就觉得自己全都好了,真是。刚刚那么难受,不好好睡一觉怎么行

    不管水和曛怎么说,宁玉都不让她帮忙,水和曛没办法只能乖乖回到床上睡觉去。

    但是水和曛睡不着,注视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宁玉。

    “娘子,刚刚你给我吃的那颗药真神奇,一吃下去我就好了。”

    “闭上眼睛,睡觉”

    “娘子”

    宁玉不理他。

    水和曛撇撇嘴,闭上眼睛,当然他也是真的累了,很快浓浓的困意就席卷而来。

    解毒丸当然有效果。

    那可是空间出品。

    宁玉一边收拾一边想到。

    所以,刚刚那饭菜里面有毒。

    因此解毒丸才真的有效果。

    估计只是普通毒素,所以解毒丸才能立刻生效。如果是高阶一点的毒药,估计没那么快说不定还解除不了,毕竟她买的解毒丸只是一个残次品,当时总共花了不到一百愿力点数买的。

    毒是解了。

    但是,是谁下的毒

    而且,水和曛有事,她没事。

    他们的目标究竟是她还是水和曛

    宁玉仔细回想,刚刚那饭菜,有两样是水和曛吃了但是她没吃的。

    一个是那个小孩拿给她的包子,一个是水和曛带回来的一样菜,里面有芹菜,她不是很喜欢芹菜,所以没吃。

    就这么两样,可下毒的怀疑人够多了。

    可以是那个小孩跟妇人,可以是老板娘客栈这边,可以是水和曛买回来的那个卖家等等等等。

    老板娘应该不是,她的样子很真诚,那个小孩跟妇人也是,那样的笑容是很难装出来的。

    不过宁玉也说不准,虽然她老是想着自己阅人无数有经验,可她也害怕自己有失准的一天。

    宁玉看了看水和曛,他已经睡着了。

    等他醒来再问问他吧,问问他那饭菜是他跟谁买的

    如果他们的目标是她,那么背后搞鬼的人很可能就是他的亲妹妹钱宁茵,如果他们的目标水和曛,那么背后搞鬼的人就有很多种可能性了。

    如果宁玉有实力,她就会选择追查下去,说不定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可以顺藤摸瓜,可惜宁玉现在并没有什么实力。

    不管他们的目标是她还是水和曛,明天他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今晚是不能睡的了,她得守着。万一真是老板娘搞的鬼,那她得备着才行。

    宁玉又看了看水和曛,他没事就好。

    想到这,宁玉放松下来。

    但是突然

    “叩叩。”

    突兀的敲门声传来,宁玉浑身一震,又紧张了起来。

    这个时候,谁会来敲门

    “地字一号客人您好,楼下有位客人说是要找您。”小二站在门口恭敬地说。

    “找她”宁玉疑惑,这个时候来找她

    宁玉之前就观察过客栈房间的构造,这个客栈房间里面是没有窗户的,要出去,只能从门口出去。

    其实,宁玉订客栈的时候,有想过去订一间有窗户的,等危险来临的时候,可以直接逃走的一间客房,可惜在这家客栈里面这种房间不多,而且因为有窗户,环境比较好,已经早早的被人家订光了。

    无奈之下,宁玉只能订一个靠近楼道的。

    现在想想,好像也不太妥当。

    宁玉看了一眼虚弱的躺在床上的水和曛,水和曛已经沉沉的睡去,脸色比刚刚好多了,宁玉给他掖好被角,起身向外迎去。

    “客官”小二又敲敲了门。

    “吱呀”宁玉一把将门给打开了,对上了小二的脸“谁找我”

    “是楼下有一位客人,那了你的一张画像,说是要请你下去。”

    “客人”宁玉皱眉,这时候来的人会跟刚刚水和曛中毒的事情有关吗

    “他长什么样子”

    “是一位长得挺壮的大爷,大约有三四十岁”小二的身后突然出现了走来了一个彪形大汉,小二有些慌了“哎哎哎,大爷您怎么上来了”

    这大爷怎么给也跟上来了难不到这两位客人之间有过节,刚刚他真不该一时口快说上来请人。要是等一下客栈牵扯到什么官司,他可怎么办呀店小二懊悔不已。

    但是,面对彪形大汉强烈的气势,店小儿没有胆子去阻止他,只能弱弱的问道“大爷,要不你先下去,等等”

    “不用了。”那彪形大汉说道“你给我滚下去。”

    “啊”店小二一阵发懵,果然这两位客人之间真的有过节吗

    “滚。”那彪形大汉粗生粗气的说道,那店小二被吓的浑身一震,立马屁滚尿流的跑下去了。

    这店小二也太不靠谱了,就这么领了一个人来她的房门口

    “你是谁”

    宁玉看着那个彪形大汉,那个彪形大汉也在回看着观察着她。

    那彪形大汉不答话,宁玉觉得有些怪异,准备把门给关上。

    没想到那彪形大汉反应速度奇快,一只手撑着门,宁玉发现自己怎么关也关不动门了。

    “做什么”宁玉皱眉,这个彪形大汉该不会是想在这里暴起打人吧

    “我们进去说。”那彪形大汉开口了。

    “为什么”宁玉问道“如果你对我不利怎么办,放你进来那我不是很危险。”

    宁玉牢牢地把门顶着,虽然她现在关不上门,但她也不能那么轻易地就让这彪形大汉进来。

    当然,这是她认为的“牢牢顶着”。

    “放心吧。”彪形大汉说道“我不会对你不利的,如果我要对你做什么刚刚店小二,下去的时候,我就可以做了。”

    “还有,如果我真使劲儿,你这门撑不了一下,你信不”

    彪形大汉继续说道“我刘大彪,向来说到做到。”

    宁玉没有办法,门想关也关不上,只能让他进来了。

    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刚好够两人坐下。

    桌面上有茶水,只是宁玉一动也没动,这人也不知道来这是干什么的找她又是干什么的宁玉这样想着,觉得也没必要用那些对待客人的招数来对待他了。

    那刘彪自己动手,自己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碗茶,“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

    然后茶碗被“啪”的一声被放到了桌面上。

    “你是京城钱家嫡女钱宁玉,对吧。”刘大彪问道。

    宁玉看着他,不置可否。

    “不说话那就是了。”那刘大彪倒是聪明,一下子就从宁玉的神色中看出了什么“我是收了你妹妹的钱,来取你的命的。”

    刘大彪说道“之前一直在追你,追你追到山谷底下的那一群人,就有我。”

    一听这话,总有心里准备的宁玉,还是有些吃惊,刘大彪会如此直接的说出来。

    宁玉虽然紧张,却没有多少害怕的感觉。

    一个是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她觉得眼前之人不会害她。

    另一个则是她觉得刘大彪说的没错“如果刘大彪要伤害她,那么刚刚在房间门口的时候,他就可以伤害她了,没必要等到现在。”

    “你不害怕”那刘大彪好像有些惊讶。

    其实也是一般的闺阁女子,碰到这些情况不吓晕过去才怪,但是宁玉不仅没有被吓晕,而且还能很镇定地坐在椅子上跟他对视。

    奇也,怪耶。

    “不怕,我相信你。”宁玉说道“而且我也没有必要去害怕,害怕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哈哈哈,果然是爽快人。”刘大彪哈哈一笑,转而又变得非常严肃“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刺杀你,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宁玉问道。

    “我大哥是不是你们杀的”那刘大彪双目通红,死死地盯着宁玉,不错过她脸上的每一个反应。

    “你大哥”宁玉想了想“是不是那个贼眉鼠眼的身材胖胖的在山谷那边的时候,他下山谷追我们的时候,第一个跑下来那个”

    宁玉记得是有人喊那个带头大哥叫做老大来着。

    “他死了”宁玉问道“我从密林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见过他了。”

    “死了。”刘大彪的声音无比的沉重。

    原来在那天,带头大哥下山速度很快,几乎都要赶上宁玉他们了,只可惜那个带头大哥在密林里面迷了路,还好,后面碰到了他的一些兄弟们。

    几人兜兜转转的回到了山谷地段,在那坐着等,带头大哥可能是觉得宁玉也出不去,就在那山谷地段等着,等着宁玉等下迷路之后晃悠着回来揪着

    但是又有几人没有碰上,不知道带头大哥那边的具体情况,那几人还在密林里面晃悠,迷着路呢,刘大彪就是其中一个。

    等到刘大彪发现天色已晚的时候,他刚好回到山谷低端的附近。

    然而一走进就看到一副让他目眦尽裂的画面

    大哥还有弟弟们都死了,七横八竖的躺在了地上,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扑鼻而来。

    “所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那刘大彪抖开了一张宣纸,上面画着一个女子的容貌。

    宁玉仔细看了看,“这是”

    她的画像

    “每到一个地方,我就会问问一问,但是直到现在我才找到你。”刘大彪说道“我就想知道一个真相。”

    “我大哥是不是你杀的”刘大彪再次问道。

    宁玉无奈地说道“怎么可能是我。”

    “我要是躲得过你们一群人我还有必要逃吗”

    “我也知道不可能是你。”刘大彪点了点头“你走路的样子,一丝武功底子都没有,我只是来确认一下。”

    “那那个男人呢”刘大彪手一指,指向了躺在床上的水和曛。

    “他”宁玉露出不可能的神色“他不可能,他一直跟我在一起。而且你看他那病弱的样子,哪里像是会杀人的”

    “嗯。”

    刘大彪点点头,然后“刷”地一下站了起来“我走了,你放心,以后我不追杀你了。”

    “为什么”宁玉不解。

    “一开始追杀你,是因为你妹妹给的钱足够多,而且她只说你是一个远方亲戚的姐妹,并不是京城钱府的嫡女。”

    “但是后来,你被我们抓走了之后,我们发现你的真实身份,你居然是京城钱府的嫡长女,我们都惊呆了。”

    刘大彪说道“可是那时候想要放了你已经太晚了,你已经看到了我们的脸,兄弟们人数太多,我们赌不起。不如把你给解决掉,一劳永逸。”

    “后来你逃了,大哥为了信义,决定收了人家钱就得把事情做好,我们也就一直追着你。”

    刘大彪站起身,高居临下地看着宁玉“但是现在大哥和弟弟们都死了,他们的死也与你无关,我也没有必要在紧追着你不放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

    “查清楚大哥他们的死因。”刘大彪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