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腹黑王爷下堂妃(15)

作者:微雪染月华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咔、咔、咔。

    镖车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走着,时不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咔声。

    围在矮长凳最ei的薄木板——说是木板都有些夸奖它了,更贴切的是薄木条,正随着镖车的振动而抖动,宁玉怀疑那些薄木条下一秒就会掉下去。她紧紧抓住水和曛的衣角,生怕这镖车在下一秒就散架了,他们会摔得人仰马翻的。

    那车轮子也不知道是多久没有修理过了,颠颠簸簸不单止,还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刺耳的划拉声,就跟那种手指甲刮黑板的声音一样,蛰的宁玉耳朵疼。

    还好这镖车虽然破旧,但是走了十几里都没有散架,估计还能撑上一阵子吧,宁玉也就放松下来。

    日暮西斜,她们坐这镖车已经坐了好几个小时了。宁玉被马车颠簸颠得难受,居然有些晕晕的,她可没想到自己还有会晕马车的一天。

    周围的人也都昏昏欲睡的,仿佛被感染了,宁玉的困意也来袭了。

    之前听旁边的人瞎聊,好像是要到戌时{19时至21时}才能到下一个落脚点,在此之前都不会长时间的停车休整。

    之前宁玉也探听过了,回到京城需要几天时间,这列镖车车队速度不算快也不算慢,需要六天五夜的时间回去。

    晚上肯定是睡不安稳的,宁玉之前在镖局问过了,如果能去到各地镖局的分局,就稍微好上一些,可以跟镖局租个房间住,也可以出去自己找客栈,付不起钱的话也可以自己在附近找个地方打地铺,反正镖车是早上天一擦亮就要开始赶路的,不等人。

    如果赶不上去分局,或是不得不在野外过夜的话,那就比较惨了。没地方休息不说,野外还特别多蚊虫,想想都可怕。

    宁玉这样想着,还不如现在先睡会儿呢,晚上没没那么困了,就可以醒着避免危险。

    其实宁玉都困得不行了,她努力睁开眼睛,望着前方。只可惜困意一波又一波的袭来,让她的头一点一点的,水和曛体贴的用手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水和曛一有动作宁玉倒是清醒了些。

    她打了个哈欠,看向水和曛。

    “你困不困?”宁玉揉了揉眼睛,问了水和曛一句。

    “不困。”水和曛摇摇头,他确实不困。揽着宁玉让他有些激动,一直没什么睡意。

    于是宁玉就靠着水和曛阖上眼睛睡去了,她好困。虽然这马车颠簸颠得她不是很舒服,可是靠在水和曛身上让她觉得很安心。

    水和曛倒是不怎么困,不过看到宁玉跟周围的人这一圈下来一个个都差不多睡着了,水和曛干脆也闭目养神起来。

    破旧的镖车继续往前行驶着。

    此时那个坐在宁玉旁边的猥琐老头儿突然睁开了眼睛,那双混浊的眼珠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悄悄观察了一下镖车上的众人,发现大多数都已经睡着,还有少数也是昏昏沉沉地之后,那兴奋地目光简直要把人给烧伤了。

    他又悄悄看了宁玉几眼,嘴角上扬露出一排黄牙和猥琐的笑容。

    其实他原先想下手的并不是宁玉,而是早上刚启程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一个小姑娘,只可惜那个小姑娘被她那个娘亲护着,那个婆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死活不让女儿坐到他旁边去。

    而这个小娘子……

    猥琐老头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宁玉的脸蛋儿。

    怪只怪这个小娘子一出现就吸引了他的全部目光,比那个乡野丫头好看不知道多少倍,这小娘子又好死不死坐在了他胡老头旁边。

    这可不是天时地利人和,事事顺心么?

    这小娘子脸上的肌肤那么嫩,想必……

    胡老头嘿嘿一笑,目视前方,一双黑黢黢皱巴巴的手往下探过去。

    胡老头是个杂货郎,成天走南闯北的,见过风风雨雨。他有自信就算宁玉醒来了也拿他没办法。

    胡老头可试过不少次了,每次出去进货走商,他都会选择乘坐最便宜的镖车,因为这里拥挤容易下手。

    要是碰到反应强烈的姑娘,他就说是不小心碰到的,要是那姑娘还是不依不饶的,或是她身边的婆娘看起来比较泼辣的,或是她陪同的人看起来不太好惹的,胡老头就换辆镖车,继续物色新的目标。

    镖车那么多,他胡老头就喜欢坐着镖车快快活活的。

    要是碰到软弱或者孤身的姑娘就更好办了,她们不会反抗,只会默默的忍受和躲避,要是忍受还好胡老头摸两下就腻味了,要是躲避胡老头可是越摸越来劲儿。

    反正他是个杂货郎,成日风里来雨里去,在外漂泊,根本没多少人认识他。就算认识他,他也不在乎,哪个杂货郎没有一两段风流韵事?

    直到现在还没人去找他麻烦就知道他有多么善于此道了,胡老头自豪地想。

    胡老头的黑手慢慢慢慢地往下,他想着不能惊动任何人。

    胡老头的手往下探啊探,终于让他给摸到了。

    咦?

    但是胡老头却没有摸到想象中娇嫩的肌肤,反倒是摸到坚硬的骨头关节。

    胡老头摸摸觉得不对劲,手往上搭了搭,越发觉得疑惑一一这摸起来倒是挺光滑的,但是可不像小姑娘的腿,反倒是像……

    胡老头浑身一个激灵,一抬眼,就对上了水和曛凌厉的眼神。

    胡老头吓得马上把手收了回去。

    这男娃娃,刚刚看他还是睡着的,怎么现在突然醒了?还有谢男娃娃怎么眼神跟刀子似的吓人的紧。

    他不就是想摸两下么,又没摸到,干嘛那么样瞪着他。

    同时,胡老头又有些不以为然,这种被人戳穿的情景他碰过许多次了,这些人又能怎么样?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能发生嚷嚷吗?

    答案是不能,很多人都被胡老头欺负过,但说出来的却寥寥无几。一个是担心传出去之后会对自己造成不良影响,风言风语的速度不用多说,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第二个是现在没有相应的律令来规范这些‘轻微’的问题,且不说出什么事都怪女人了,水月国的风气倒还不至于如此,但说出去也是好笑,都是女方会被嘲笑得多。

    而且这男娃娃长的这么俊俏,看起来倒像是个小白脸,如果是那种山野壮汉可能他还怕一点,这种小白脸有什么可怕的。

    所以胡老头想了想,又看了看宁玉,决定再试一把。

    这小娘子实在太好看了,一张睡觉中没什么表情动作的脸都看得他心痒痒。

    胡老头偷偷瞄了水和曛几眼,发现水和曛也是老是在看他,防备着他有什么动作,一时不敢下手。

    反正要到要到戌时才到下一个落脚点,在此之前都不会停车,他们也没法换座位,到了戌时太阳早就下山了,天色也就看不清东西,他的机会还很多。

    现在还有好久才到戌时呢,胡老头这样想着,他决定先眯一会儿,反正他睡得轻,一会儿就会醒来。到时候再说,再弄不成也得有五六天的时间呢,总会的手的,胡老头嘿嘿的想到。

    等到胡老头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伸手不见五指,还好每隔几辆镖车,镖车的车头都会挂上一盏灯,倒不至于完全看不清路。

    这正是下手的好时机呀,胡老头嘿嘿想到。

    他就不信他今天摸不着。

    干柴似的粗手往下探去,却碰到一条粗壮的腿。

    这女娃娃肌肉这么多这么结实?还毛茸茸的……还有腿毛?

    不对!

    胡老头猛地一看,趁着微弱的那点月光,胡老头看清,旁边的人不正是水和曛!

    他们俩怎么换位置了?

    原来是水和曛跟宁玉趁镖车行驶期间,停下来给一点时间给车上的人方便的时候,水和曛趁机让宁玉换的位置。

    一开始被水和曛从睡梦中叫醒,宁玉还一脸懵逼。后面水和曛给她耳语了几句,宁玉就懂了。不过她没想到水和曛这么贴心,水和曛会为她出头,她能猜得到,不过这个傻子居然不会当场跟胡老头闹起来,这让她有些吃惊。

    这可不是现代社会,在信息和思想较为闭塞的古代,如果一闹起来,受到伤害的反而最可能是宁玉。比如说,如果胡老头瞎嚷嚷一句什么是宁玉先撩他的,虽然不见得那些围观的人会相信,但估计肯定会有传言。

    阴魂不散!

    这男娃娃怎么老坏他好事?

    他就不信了,去京城这有好几天呢,他就找不到机会!

    胡老头生气地想着,准备把手收回去,却被水和曛一把抓住。

    “你、你想干什么?”被水和曛凌厉的眼神吓到,胡老头说话一下子磕磕巴巴的。

    “你摸我腿干什么?”水和曛的声音冷冷的,一点也不像平时跟宁玉说话时的声音。

    胡老头觉得自己的手被水和曛捏得有些疼痛。

    这痛只有三分,可胡老头决定,他要把这痛当成十分给喊出来,他就不相信凭借他多年行走的经验搞不赢这小子。

    胡老头心里恶狠狠地想着:谁叫这小子坏了我几次好事?看我不整死他,不弄死他他也得给老子脱层皮!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