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腹黑王爷下堂妃(8)

作者:微雪染月华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赶紧,跟着我走。”宁玉喊到,既然已经被人发现了,那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拉起傻子就往密林深处跑。

    “小傻子,快点快点。”

    很快,一个强壮的身影也咕噜噜地滑下了山谷。

    是那个老大!

    老大一下到山谷立马蹦了起来。

    “追!赶紧!”看着人已经消失在密林边缘,老大马上发出指示,只不过……

    人呢?

    老大往后一看,小的们还在山上忙着下山呢,有个平时很强壮的这时如同一只弱鸡似的,在半山腰颤颤巍巍地下山。

    “刘星,刘传阿五你们他娘的给老子快点,等下人跑了我揍死你们!”

    老大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边喊着,一边往刚刚宁玉她们消失的方向跑去。

    “赶紧跟上!!”

    ……

    急匆匆地跑了一段路之后,傻子突然停了下来,拉住宁玉。

    “你怎么了?”宁玉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跑啊。”

    再不跑那些人就要追上来了!

    他拉着宁玉的手,宁玉扯他,却扯不动。

    “这……这边……”傻子指了一个方向“娘子……走这边……”

    “我不是你的娘子,还有……”

    那边?

    宁玉朝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

    不是刚刚走过的地方吗?

    通过刚刚的互动,宁玉发现这个傻子只是看起来有些傻,行为也有些傻,不过听人说话还是能听懂一些的。

    而且他是个傻子,若果在这里跟他犟下去的话,很快那些人就要追上来了。

    于是宁玉给他解释道“那边刚刚走过了,再走那里我们只是回到原点。”

    “不会的。”

    “嗯?”宁玉拧眉,还是说道“你跟着我走吧,我知道那边有一个可以躲藏的地方。”

    他很坚持“不会回到原点的。”

    宁玉知道他能听懂,按耐下浮躁,跟他解释起来“我这昨天走了好久了,我知道的。你跟着我走,没错的,虽然这里很容易迷路,可是我昨天发现了一个可以稍微躲藏一下的地方。”

    宁玉继续说道“小傻子,你跟着我走,我把你带到那个地方去,我们俩一起躲起来,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娘子……跟着我。”傻子还是很坚持。

    “不……不要。”宁玉已经懒得跟他谈论她是不是他的娘子了,她要走,她才不要被那群人抓住,刚来到任务世界,任务内容都没接受完全,她可不想任务失败。

    宁玉想溜,却被他牢牢拉住。

    “放开。”

    这吃了大力丸怎么这么快就没用,小六该不会卖了假冒伪劣的给她吧?

    小六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宿主,大力丸的时效已经过去。”

    “建议根据宿主目前的身体情况,宿主不要挣扎,不然不用多久就会受伤了。”

    “不。”说这个字的时候傻子特别坚定。

    傻子扯着宁玉向那里走去,宁玉跌跌撞撞的。

    “娘子,跟着我,就好了。”

    宁玉欲哭无泪,我勒个去,等下就要跟那群人迎面撞上了吧?

    跟着傻子走了不到两分钟,宁玉就发现了不对。

    这跟昨天走的,都不一样。

    这条路,昨天没有来过。

    走了十几分钟,那群人都没有追上来。

    虽然还没出去,但是越来越开阔的地形告诉宁玉,她很有可能,马上就不用被困在山谷那里了。

    宁玉惊诧地看着他的背影。

    他,怎么知道这个方向能出去的?

    傻子带着宁玉,来到一片开阔的地方。

    现在他们不着急了,慢慢地走着。

    “喂,大傻子。”宁玉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我叫阿曛。”

    阿曛?

    没听过这个名字。

    不是三皇子水无心,也不是五皇子水无痕?

    那他怎么会喊她娘子?

    宁玉垂眸想了想。

    嗯,这个名字让她确定了,这男人就是个傻子。

    又走了大概二十分钟,眼前出现了一片湖泊,看到湖泊阿曛停了下来。

    “阿曛,怎么了?”宁玉问道。

    阿曛说“这里……安全。”

    “安全?”宁玉朝四周看了看,密林已经被他们远远地甩在身后,这里的确地形开阔,树木稀疏,有人来的话很快就会被发现。

    应该是挺安全的,宁玉放下心来。

    跑到湖边看了看,湖水非常清澈透亮,如果不是阿曛在这,宁玉还真想跳下去洗个澡。

    现在只能洗个脸了。

    稍稍的把手伸进衣袖,假装翻了翻的样子,实际从空间里拿了一条毛巾出来。

    虽说阿曛有些傻乎乎的,但是宁玉不能冒这个险,万一阿曛漏口说出去就糟了。

    把毛巾打湿,很快宁玉把脚和脖子手臂这些地方擦干净了。

    宁玉感觉身体马上爽利了不少。

    扭头一看,阿曛还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

    “阿曛,你过来。”宁玉跟她招招手,阿曛听话地走了过来,跟宁玉一起蹲在湖边。

    “娘子,好漂亮。”阿曛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宁玉的脸看。

    宁玉不搭理他,废话,才艺双绝,容颜绝世的钱府嫡女能丑吗?

    不过过了半晌,阿曛还在愣愣地看着她。

    她把他喊过来可不是让他看着自己啊。这孩子怎么不会自己洗把脸呢,瞧瞧那脸跟在土里滾过似的。

    阿曛的脸上不知道是土还是什么的,黑黑的,连本来的肉色都看不清了。

    又过了一会儿,阿曛还是没动静,宁玉干脆把毛巾递过去“来洗洗脸吧,你的脸太脏了。”

    “洗脸?”阿曛看着宁玉伸过来的手,摇摇头。

    “不……”

    欸?为什么不?该不会是嫌弃她用过这条毛巾吧?

    嘿,这小傻子还嫌弃起来了?

    宁玉嘴一瘪“爱用不用,哼。”

    阿曛继续说道“不会……”

    宁玉晕死,看了阿曛脏兮兮的脸蛋半天,终于认命地把毛巾打湿,再拧干。

    “过来。”宁玉勾了勾手指。

    阿曛听话地把脸凑了过来。

    宁玉又说了一句“闭上眼睛。”

    宁玉才不帮他擦呢,她把毛巾放到他的手上,让阿曛把毛巾拿着,她握住他的手,靠近他的脸庞,教他擦脸。

    擦了一遍,阿曛脸上还是脏兮兮的,宁玉又教他把毛巾给洗了,自己继续擦。

    看着这么干净清澈的湖水,宁玉有点心痒痒了,她想把头发给洗了。

    这古人喜欢留长长的头发,然后又碰在一起,大热天的,不难受才怪呢,而且他来到这里两三天了都还没洗头,头上难受的紧。

    宁玉把头发放了下来,不得不说,原主的发质还真的是好,又柔软发量又多,想想现实那个因为化疗而掉了不少头发的自己,宁玉突然十分羡慕。

    想了想,宁玉说道“阿曛,你看着我是怎么做的,等下你洗完脸,跟我一样把头发给洗了。”

    说罢宁玉就把头低下,就着湖水开始洗发。

    上古代也没有什么洗发露护发素什么的,宁玉只能简单的把头发洗了洗,然后用手给它拧干。

    阿曛把毛巾洗好了放在两人中间的石头上,宁玉准备把毛巾拿过来,把头发给擦擦。

    “我洗好了。”宁玉一边抬头一边问“阿曛,你洗好没?”

    宁玉侧着头,避免头发上的水珠滴落把衣服给弄湿了,她可就这样一套衣服,虽然有些奇怪,也有些脏了,可是她没有第二个选择,衣服湿了就得难受地穿着了。

    刚好看到阿曛也洗好了,把头抬了起来。

    “娘子……我也洗好了……”

    只间见他一双剑眉入鬓,双眸狭长幽黑,鼻若悬胆,薄唇微张。

    因为衣领湿了,贴在脖子上难受,阿曛把领子扯开了一点点。

    看清阿曛的脸和锁骨上的一一小块红色胎记,宁玉愣住了。

    不是因为他的脸庞如此俊秀,而是因为脑中闪过无数的记忆碎片,一下把她弄得有些发懵,宁玉结结巴巴地说“太太太太太太……”

    “太子哥哥!?”

    ……

    ……

    ……

    宁玉把头发放了下来,不得不说,原主的发质还真的是好,又柔软发量又多,想想现实那个因为化疗而掉了不少头发的自己,宁玉突然十分羡慕。

    想了想,宁玉说道“阿曛,你看着我是怎么做的,等下你洗完脸,跟我一样把头发给洗了。”

    说罢宁玉就把头低下,就着湖水开始洗发。

    上古代也没有什么洗发露护发素什么的,宁玉只能简单的把头发洗了洗,然后用手给它拧干。

    阿曛把毛巾洗好了放在两人中间的石头上,宁玉准备把毛巾拿过来,把头发给擦擦。

    刚好看到阿曛也洗好了,把头抬了起来。

    只间见他一双剑眉入鬓,双眸狭长幽黑,鼻若悬胆,薄唇轻抿。

    因为衣领湿了,贴在脖子上难受,阿曛把领子扯开了一点点。

    看清阿曛的脸和锁骨上的一一小块红色胎记,宁玉愣住了。

    不是因为他的脸庞如此俊秀,而是因为脑中闪过无数的记忆碎片,一下把她弄得有些发懵,宁玉结结巴巴地说“太太太太太太……”

    “太子哥哥!?”

    只间见他一双剑眉入鬓,双眸狭长幽黑,鼻若悬胆,薄唇微张。

    因为衣领湿了,贴在脖子上难受,阿曛把领子扯开了一点点。

    看清阿曛的脸和锁骨上的一一小块红色胎记,宁玉愣住了。

    不是因为他的脸庞如此俊秀,而是因为脑中闪过无数的记忆碎片,一下把她弄得有些发懵,宁玉结结巴巴地说“太太太太太太……”

    “太子哥哥!?”

    ……

    ……

    ……

    宁玉把头发放了下来,不得不说,原主的发质还真的是好,又柔软发量又多,想想现实那个因为化疗而掉了不少头发的自己,宁玉突然十分羡慕。

    想了想,宁玉说道“阿曛,你看着我是怎么做的,等下你洗完脸,跟我一样把头发给洗了。”

    说罢宁玉就把头低下,就着湖水开始洗发。

    上古代也没有什么洗发露护发素什么的,宁玉只能简单的把头发洗了洗,然后用手给它拧干。

    阿曛把毛巾洗好了放在两人中间的石头上,宁玉准备把毛巾拿过来,把头发给擦擦。

    刚好看到阿曛也洗好了,把头抬了起来。

    只间见他一双剑眉入鬓,双眸狭长幽黑,鼻若悬胆,薄唇轻抿。

    因为衣领湿了,贴在脖子上难受,阿曛把领子扯开了一点点。

    看清阿曛的脸和锁骨上的一一小块红色胎记,宁玉愣住了。

    不是因为他的脸庞如此俊秀,而是因为脑中闪过无数的记忆碎片,一下把她弄得有些发懵,宁玉结结巴巴地说“太太太太太太……”

    “太子哥哥!?”

    只间见他一双剑眉入鬓,双眸狭长幽黑,鼻若悬胆,薄唇微张。

    因为衣领湿了,贴在脖子上难受,阿曛把领子扯开了一点点。

    看清阿曛的脸和锁骨上的一一小块红色胎记,宁玉愣住了。

    不是因为他的脸庞如此俊秀,而是因为脑中闪过无数的记忆碎片,一下把她弄得有些发懵,宁玉结结巴巴地说“太太太太太太……”

    “太子哥哥!?”

    ……

    ……

    ……

    宁玉把头发放了下来,不得不说,原主的发质还真的是好,又柔软发量又多,想想现实那个因为化疗而掉了不少头发的自己,宁玉突然十分羡慕。

    想了想,宁玉说道“阿曛,你看着我是怎么做的,等下你洗完脸,跟我一样把头发给洗了。”

    说罢宁玉就把头低下,就着湖水开始洗发。

    上古代也没有什么洗发露护发素什么的,宁玉只能简单的把头发洗了洗,然后用手给它拧干。

    阿曛把毛巾洗好了放在两人中间的石头上,宁玉准备把毛巾拿过来,把头发给擦擦。

    刚好看到阿曛也洗好了,把头抬了起来。

    只间见他一双剑眉入鬓,双眸狭长幽黑,鼻若悬胆,薄唇轻抿。

    因为衣领湿了,贴在脖子上难受,阿曛把领子扯开了一点点。

    看清阿曛的脸和锁骨上的一一小块红色胎记,宁玉愣住了。

    不是因为他的脸庞如此俊秀,而是因为脑中闪过无数的记忆碎片,一下把她弄得有些发懵,宁玉结结巴巴地说“太太太太太太……”

    “太子哥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