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老子什么时候这样过!

作者:王天霸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陆少的暖婚新妻法医狂妃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给你的意见,考虑的怎么样了?”杨奇翘着二郎腿,笑着对着眼前的韦鲁斯说道。

    他们其实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谈过一次了,只不过当时的韦鲁斯看不起杨奇,认为他说出来的那一个计划,实在是太天方夜谭了,并且当时的双方实力差距也摆在那里,虽然精锐部分他确实比不过血旗,可是只要他不离开英伦在他的地盘,血旗还真的拿他没有什么办法,因此,当时的他果断的就直接拒绝了杨奇。

    而且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双方就再也没有来往,并且当时的韦鲁斯还没有成为整个英伦半个地下世界的老大,只是一个在海港龟缩在那里的小头目而已,只是因为走运的问题,手下的实力颇为不错,并且有钱聚人心,才导致了他有资本直接叫板血旗,不害怕血旗的报复。

    这么多年过去了,血旗的阴影就好像一直在韦鲁斯的头上,不断的盘旋一样,因为她不断地壮大,但是另外一边的血旗也在不断的扩张,而且她隐约觉得自己手下或者是亲信当中可能也有对方派来的人再监视着自己,所以再上一次,双方谈崩之后,他也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英伦,说白了,就是害怕。

    如果让外人知道这件事情的话,绝对会笑掉大牙,因为韦鲁斯手中掌握的可是英伦差不多大半个地下世界,要知道,地下世界本来就是一个黑暗,不讲规矩,残暴的地方,能够在那里统治哪一个没有血腥,哪一天没有见过死人。

    可就是这样,韦鲁斯依旧惧怕着血旗,可见当时了解血旗的人是多么的害怕这个组织的报复,甚至韦鲁斯在几年之后已经反悔了当初为什么不好好拒绝,而还要叫板对方。

    他虽然在大半个英伦都只手遮天,可是他依旧觉得自己的精锐不如血旗,而这的确也是事实,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应约又来到了这里,在面对这一个男人的时候,韦鲁斯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比上一次更大,但他不害怕,反而有一股解脱的意味。

    隐藏了这么多年,自己心中的阴影终于是完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其实,韦鲁斯心中明白,如果杨奇想要杀了自己,当初他离开的时候就可以办得到,可是在国际上面的冥王喜怒无常,做事只凭自己的喜好,因此才害怕他如今。

    至于韦鲁斯这一次来,第一是为了解开自己心中的心结,第二,就是为了好好谈一下合作的事情,他虽然在几大势力之中斡旋,但他没有加入任何一股,而他明面上虽然是皇室那一边的人,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内阁的决策者之一,虽然他不是参议员,但是他却有着一票的权利,因为他在英伦的学历已经比得上那些贵族,甚至有些贵族几个绑在一块都不如他一个。

    而至今在杨奇来到英伦之后的格局改变,韦鲁斯都了然于心,所以在做出了多方挣扎之后,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那就是和这一个男人合作,因为与其和魔鬼作对,还不如和魔鬼合作,说不定就个魔鬼,还可以给他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也不一定。

    当然,这是他心中的想法而已。

    “你的计划我已经全面审核过了,但我同意之后能够得到什么?”韦鲁斯虽然害怕眼前的这一个男人,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他对杨奇的恐惧,而是语气平静的问道。

    说到底,他虽然害怕眼前的这一个男人,但他依旧是野心家,这一点

    是不会变的,就像前面说的那样,这个时代在变,他如果跟不上这个时代的话,就会被淘汰。

    但也因为他跟上了这个时代,才做上了这第一黑手党的头目位置,这一点是谁都无法和他比的,甚至说句大话,他走到这一个位置杀过的人不足百个,可是比起那些想要坐上这个位置的人来说,他少杀的人几乎接近百倍不止,可是他依旧做到了,就是他跟上了时代,懂得随波逐流,而不是逆流而上。

    “你懂格局吗?”杨奇微微扬了扬头说道。

    “我要成为整个英伦地下世界的首领!”沉默了一下之后,韦鲁斯说道。

    “你如果只有这点觉悟的话,那我劝劝你还是省省,跟我合作吧。送你四个字,井底之蛙!”杨奇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打,蔑视地说道。

    “冥王别以为你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你就可以这么跟我说话,这里不是你的地盘,你凭什么说我是井底之蛙!”韦鲁斯捏紧了拳头,这个接近两米高的大汉居然捶起了桌子怒骂道。

    “就凭你现在这个气急败坏的样子,就凭你脑海当中那首目寸光的眼界,够吗?”杨奇撇了韦鲁斯一眼之后说道。

    听到了这话,韦鲁斯变得更加生气,不过想想他对于眼前的这一个男人确实没有任何的办法,没错,这是他的地盘,即便他身处克里曼斯家族内部,但是他想走的话,也没有人可以拦得住他,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有多强,而是他带来的人是抱着怎样的必死信念!

    开玩笑,见眼前的这一个男人,如果不带足底牌的话,怎么可能来到这里,当然了,另一方面,他敢来到这里,还是因为冥王的信誉其实是非常好的,即便他喜怒无常,但是在信誉问题上面他是没有任何一点瑕疵的,这点是国际上面公认的。

    而想到了对眼前的这一个男人,没有任何的办法,他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直接坐在了椅子上,一脸颓然的样子。

    “真没有想到我当初带给你的阴影居然这么大,你也不是胆小,做事的人为什么就这么怕我呢?”杨奇确实挺好奇,就有一个问题的,不由得问道。

    其实他当初找韦鲁斯谈的时候并没有想要对韦鲁斯怎么样,而且即便是最后谈崩了,他也确实离开了英伦,再也没有回来过,更加没有找人整过韦鲁斯,可就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韦鲁斯如此的怕自己。

    而他之所以现在和韦鲁斯这样说话,是因为韦鲁斯身上见到他总有一点点怯弱之意,如果眼前的这个男人无法抹除这一点的话,那这个人他不用也罢,如果他手下的人见到他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那还怎么带底下的人,他可是看中韦鲁斯的,如果韦鲁斯身上有这个缺点的话,那么几乎就把前面的所有可选之项都给差评了。

    他对于韦鲁斯其实考察过很长的一段时间,这个人做事圆滑,而且心存善念,虽然表示得非常的微小,但是通过私人的账号就可以查的出来,韦鲁斯这个家伙虽然洗黑钱、开赌场、欺行霸市,可夸张的是,她几乎把自己所有的资金投入到一个基金会里面去,那个基金会,好像叫做贫困儿童基金会?

    而且这家伙对自己的手下也是三令九申,开赌场,不能让穷鬼进来,砸锅卖铁的更加不能,当然,他所说的话是因为这些人付不起钱,如果在这个时

    候背上人命在的话得不偿失,惹麻烦。

    还有期行霸市,虽然有这个选项吧,但是那些店铺都是贵族的,而且在平时也没少压榨这些底层人员的工资,正因为如此,收保护费的时候,韦鲁斯几乎是收双倍的,但是因为他和贵族之间有着某种协议,没有发生过正面的冲突,而且贵族那一边也认为这件事情可以小事化了,就一直没有去计较。

    至于说到做事圆滑,那就更简单了,这个人虽然算不上是决定聪明,但至少在某些决策上面是没有错的,而最好证明他这一点的结论就是他现在的成就。

    但是唯独一点不清楚的就是杨奇真的不知道,在韦鲁斯的心中,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形象,给对方留下了这么深的阴影,这还真是奇了怪了。

    杨奇不知道的是,他确实没有对韦鲁斯做什么,但是他手下的一众人等却玩弄了一些花样,把那一段时间的韦鲁斯耍得团团转,要不然的话,再之后,韦鲁斯也不可能这么害怕杨奇,因为他认为是杨奇派那些人来整他的。

    外加上这里面还有一个秘辛,那就是叶千羽也参与其中,他知道如果威逼利诱韦鲁斯的话,这个人不可能为他们所用,非常人就得用非常人的手段来对待,虽然这样对韦鲁斯有些残忍吧,但是不得不否认现在韦鲁斯的成就即便不能全算作杨奇的,可在某种意义上面,他也起到了催发的作用。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如今的韦鲁斯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才是又怕又恨,但是又不敢对他出手,害怕自己一动手的话,自己如果完蛋也就算了,自己手下的几千几万号人都得喝西北风,自己的基金会也会崩溃,几万个儿童也得失去安身之所,所谓力量越大,责任越大,韦鲁斯正好体现了这一点。

    看着韦鲁斯一脸沉默的样子,就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怎么看杨奇怎么不顺眼,敲了敲桌子把韦鲁斯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之后说道“我问你话呢,你没有听见吗?”

    “我在你面前就只是个笑话,又是一只井底之蛙,那你还找我来干嘛?”韦鲁斯好像彻底放弃自己一样说道。

    他唯一一点相信的就是眼前的这一个男人还是有信誉的,即便是拒绝眼前的这一个男人,在之前的谈判当中,他也不会伤自己一分一毫,但在这个位置上面坐太久了,他知道如果双方之间达成某种协议之后没有产生利益的话,其实就相当于形同虚无,更何况他们两人之间又不熟,怎么可能达成这种口头协议,又怎么可能会遵守。

    所以他已经想好了退路,如果眼前这个男人不愿意放过自己的话,那他也只能以死谢罪把自己的产业交给自己信得过的手下,让他们代替自己照顾好那些孩子和其他人了。

    “韦鲁斯,我告诉你,你如果只是一个孬种的话,我不会找你来……好好好,之前是我说错了,你不是井底之蛙行不行?现在我跟你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格局,当然你可以把他理解做我的格局,靠,老子什么时候这样低三下四过。”杨奇实在是受不了,眼前就一个高达两米的大汉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他想追寻原因,但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些清楚为什么了,追查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

    “笑!笑个屁呀!”杨奇突然听到了一声嗤笑声,一只脚毫不客气的就踢在了旁边,黑狼的屁股上面把他踹得一个踉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