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吴煊救人

作者:云旗婉婉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雅歌捂着自己的伤口,真的是疼的要死要活的。这伤口虽说是不深,但是也是一直流血。雅歌疼得连站住都勉强,更不要说再和这人进行搏斗了。自己找和运气也太差了吧,前两天被打伤了额头,这伤刚刚好,这会子身上又被划了这好几道子。

    那人看着雅歌,是阴深深的笑了起来,道“你要怪只能怪自己这武艺不精了。”说着拿着匕首又朝着雅歌走来,雅歌这会子是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力气,只能是等那人走进了,趁着不防备的时候在进行攻击了。

    正当雅歌捂着身上的伤的时候,在那黑暗里传来了一声,住手!雅歌这会子松了一口气,这人的声音雅歌认得,是吴煊的声音。

    吴煊在淬玉院等到了这天都黑了,雅歌还是没有回来,原本是觉得雅歌好不容易回一次家,便心生贪恋,不大乐意立马赶回来。但是这左等右等的,还是没回来,再加上自己问了卫林,雅歌出门并没有带着小厮,这外面的人对于吴家风评不好。万一认出了雅歌,是吴家的少夫人,再对其做点什么那就完了。所以在雅歌一直没回去之后,吴煊便带了人出来找。

    这刚出了吴家的府邸没走多远,就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几个人,吴煊心道不好,其中一个人一看就是按着匕首的,吓得吴煊,忙跑近了。一看果真的雅歌。

    那人一听后面有人叫自己住手,这声音听着也是十分的耳熟,一转身,就见吴煊站在自己不远处。那人笑着道“没有想到,你这还是很疼爱你媳妇的,来的还挺快!”

    吴煊看了一眼在墙角靠着的雅歌,气息弱的很,道“雅歌没事吧?”

    雅歌摇了摇头,道“没事,都是皮外伤,就是有点疼。”雅歌素来对疼很是敏感,这会只真疼,冷汗直流。吴煊见雅歌这样说,想来也没有多大的内伤,便放下心来,倒是还是要速战速决才好。

    吴煊是认识这人的,但是这人怎么会在这里?吴煊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况且你不知道这过了两条街就是吴家的大宅子。你这未免也太过于放肆了!”

    那人道“放肆?什么叫放肆?凭什么这么多人里面就只有你回来了?凭什么你不让我爹回来?”说着也不管不顾这么多,直接拿着匕首朝着吴煊挥舞了过去。

    这人虽说是习过武功的,但是和吴煊这样的练家子想必还是差的远了。吴煊一个闪身给轻轻巧巧的躲开了。道“我连我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我又哪里知道你爹怎么样了。”这不是强行将气撒在我身上吗!

    那人道“那你怎么在我爹要出城逃命的时候,死命的拦着?”

    吴煊继续道“他是天阳城的府尹,他要是走了,这整个天阳城就乱了。况且,按照大周的法令,你父亲也不应该走,就应该和天阳城同在的!”

    雅歌这会就是个傻子也听明白了,这个醉汉是天阳城府尹冯安儿子。现在见自己的亲爹在天阳城中不知道是生还是死,但是这会的吴煊却在家中毫无性命之忧,这事放在谁身上都不会好受的。所以才会守在这吴家附近,就是为了能见一见吴煊,讨个说法,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正好遇上了雅歌。就这样雅歌遭殃了。

    冯青也知道父亲是要和天阳城同在的,但是看着眼前毫发无损的吴煊,自己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呢。道“我爹是府尹,但是你也是守城将军,他生死未知,你却好生的站在了我面前。你觉得我会服气?”

    这分明就是不讲理了,吴煊也知道这再说什么,这个人都不会再听的,道“不管你现在怎么想的,你要是想和我打一架,可以。但是你先让雅歌走。这事和他没有关系。”

    冯青这会子虽然后背还在冒着血,但是因为仇恨,因为不平。所以并不觉得疼。反而将那匕首一下子架到了雅歌的脖子上,道“你想让你媳妇先走?这世间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吴煊看着雅歌身上也有伤,怕雅歌再流血多了。忙道“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的要求也简单,你手中反正也有剑,你自戕便可。你没守住天阳城,这天阳城的百姓现在都在北蛮人的手底下呢,过的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我想你不会想不到的。身为吴家的长子,这便是你的失职。你不以死谢罪,还能怎么样?”

    这人莫不是疯了?雅歌这会是明白了,现在自己是在一个疯子手中。

    吴煊却是有些动摇,将手中的剑给抽了出来。寒光乍现,这是一把绝世好剑,陪着吴煊征战多年。这会,自己可能就要用这把剑将自己的生命给了解了。

    雅歌见吴煊真的将剑给拿了出来,心道,这人不会真的打算自我了解吧!忙道“吴煊,你清醒一点啊!这个人凭什么说要你自戕,你就要自我了解啊!你虽然是没有守住天阳城,但是这自古以来,赏罚都有天子做决断,你就是想领罚,也是在在天子面前。在这小子面前算怎么回事。”

    吴煊将剑给握好,看着冯青,道“我们吴家,向来只听皇帝的。这没有守住天阳城,是我的失职,但是你并没有资格指责我。毕竟你也不过是在听说北蛮压境之后,爬的比谁都快的小人,不是?”

    这话冯青无法反驳,在听说天阳城被围之后,冯安第一时间便将家中所有人都给送出了城,送到了帝都。

    “你的父亲,在你们走了之后,从来就没有想过和天阳城同生共死。整天的想着如何出城逃命去。你说,将来我要是将这事写在了折子里,往皇帝面前一放。你觉得你们冯家还有出头之日吗?”

    这话吴煊说的不假,要是吴煊真的在折子里稍微的写一下这个事情,那到时候皇帝定是会好好的追究的。那个时候,就不是冯安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想这样的事情,冯家的后代也会受到牵连的。

    这话说的冯青是哑口无言,但是这人要是真的疯癫了起来,定是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为自己开脱的。冯安道“我知道是你劝我父亲留下,但是既然你又本事劝我父亲留下,那就要有本事带我父亲出来才是。但是现在,你们吴家军也好,还是我父亲也好。又或者是整个天阳城的百姓也好,你且说说你到底救出来多少人?”

    雅歌都要在心中感叹一句了,这个冯青也是个厉害的,知道什么叫做攻心为上。吴家是武将世家,也正是因着这个,吴家的每一个人都认为保护大周,保护大周的百姓是自己身为吴家人的责任。但是现在这冯青说的这样的裸,雅歌还真的怕吴煊又陷入了自责之中。

    吴煊的眼睛眯了又眯,半晌才道“我是对不起圣上,对不起大周,也对不起这天阳城的百姓,但是我唯独的没有对不起你们冯家。”

    冯青一看这吴煊还是个意志坚定的,便将手中的匕首使了几分的力气,雅歌觉得那匕首划破了自己的皮肤,已经有温热的血液在自己脖子间流了下来。紧接着便是微微的痛感传来,不过雅歌身上已经是伤了几处了,这点的痛也算不得什么了。

    就是希望以后不要留一身的疤才好。

    吴煊见冯青对雅歌下了手,忙道“这是我们两家的恩怨,和她没有关系,将她给放了。”

    雅歌心道,我这是觉得事情已经够大的了,没再说。吴煊你忘了,这冯安还是我帮你劝下来的呢。但是这话,雅歌又不傻,自己这会被冯青刀子架在脖子上,要是自己再傻兮兮的给冯青说,是我帮着吴煊用了各种各样的手段将才将你爹给留在天阳城的。那雅歌觉得,这个疯子一样的冯青,这会估计着要一匕首结果了自己。

    冯青道“她怎么没有关系?你让我尝了失去亲人的滋味,那我也让你尝尝!”说着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雅歌觉得这脖子处好像更温热了。

    吴煊一看这冯青是打算要雅歌的命,自然是不行的。拿着手中的剑就冲着两个人劈了过来。雅歌吓的直接给闭眼了,这会子自己只能是听天由命了,谁让自己连动都动不了呢,自然是没有办法闪躲的。

    冯青见吴煊朝着自己刺了过来,也知道自己并不是吴煊的对手,这会子后背上的伤也很疼,便将雅歌往前一推,让雅歌先替自己挡着。

    这雅歌被冯青突然的一推,惊慌之中,就睁开了眼睛。想着自己不要直接一个乌龟落地的姿态趴在地上才好。但是却见吴煊拿着寒气逼人的剑,朝着自己直直的刺了过来。

    雅歌当时心就乱了,再加上自己浑身的伤,根本没有办法给避开,这样的话,那自己就是被吴煊亲手的杀死的!但是雅歌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落在了一个怀抱中。身上除了那几分被匕首割伤的地方,其余的也没有疼的地方。难道是这要是身上挨了一剑的话,刚开始是感觉不到疼的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