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6章 孤身矗立(二合一)

作者:不敢打游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黑铁之堡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穿越之养儿不易星战风暴未来天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xiaoshuo.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些琐碎的小东西,本就不值什么宇宙币,扔那也是白扔。

    但拿到澳家那里,可就大不同了,估算的出的价格,也是颇为让他们心动的,远比二手市场,或者是典当行给出的价格要高的多。

    甚至是一块恨不起的石头,有时候也都能当作宇宙币去投注,让他们怎能不窃喜,一传十,十传百,就连那些不怎么关注这些的居民,武者,也都加入到了这个行业...

    至于是投给谁,几乎是清一色的买吼凌赢,只有极个别的投注者,在他人鄙夷的目光中,凭借心中绝对的信仰,买入宁天林赢。

    之前的网络上,或许对吼族的资料还是很少,但现在却不一样了,澳家更是找专人代笔,浓墨重彩的描写了一下,稀有种族吼族的神秘与强大。

    宇宙之主九段的吼凌,作为老一辈的绝对强者,那无人能敌的战斗力介绍的只是一个出神入化,简直就是被夸成了宁天林的终结者...

    与此同时,在从澳家那里确定了宁天林会降临吼族的消息后。

    各大媒体记者,也都再次派出公司内的主干力量,前往吼族附近的星球,争取占据一个好的拍摄角度,做一场全宇宙的直播。

    平台主播,媒体人等等,在粉丝持续不断的打赏下,也都一咬牙,加入到前往吼族事件的热潮当中。

    市场规律使然,他们也是没有办法,谁红就去粘谁,粉丝大爷们才会心甘情愿的掏出宇宙币,要是不去的话,那就等着粉丝去别家主播那里看吧。

    户外主播也还好点,那些娇滴滴的室内主播,也都狠心买了一张最贵的航票,搭上了前往吼族附近的飞行器。

    一时间,光是倒腾行票的黄牛也都挣得钵盆满盈,就这还是不少人托人找关系,他们碍于面子给的“友情价”...

    但与这些以盈利为主媒体人不同的是,各大种族的做法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

    之前分散在外面的族中势力,皆是收到一道指令,被要求尽快赶回总部集结。

    以往的这种情况,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各族分部在外的势力,主要就是为了相互掣肘,以防其它势力的侵犯。

    一旦一方调离,被会被敌对势力乘虚而入,好在这次是各族的集体调动,并没有引起什么过多的连锁反应。

    各族的总部,更是将族中的防御状态,调整到高度警戒,所有族人,士兵,弟子,皆是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宁天林要是落入下风,他们各族则会一声令下,驻守的大军,全部倾巢而出,向吼族开拔,势必将宁天林歼灭在吼族。

    若是吼凌不敌,他们则换攻为守,城门紧闭,谨防宁天林降临,在护族大阵提前开启的情况下,他们自认为还是有自保能力的。

    一日后。

    穿过几个不知名的星球,宁天林围着吼族附近转了半圈之后,方才逐渐的朝着星空深处渡步过去。

    回头望着那些星球上面,一个个攒动的人头,宁天林忍不住摇了摇头,这阵仗着实有些夸张了。

    至于这吼族他也早就不陌生了,之前为了赴约,他就已经来过一次了。

    不过那时候的他,还不足以引起吼族的重视,受到了鄙视和无理的对待,但今日却是不同了。

    缓缓抬头的宁天林,凝望着远处,巨大的能量罩内,隐隐有着轰鸣之声,冲天而起。

    战斗力装备化作一袭浅灰色的服装,宁天林这才将身形显现出来,负手向前,淡然的模样,完全不像是去应对一场大战。

    虚无的星空,在他脚下,却如同一条通畅的大道,那单薄的背影,显得极为引人注目。

    嘶!

    虽然只是背影,但却足以证明那人的身份,这宇宙中也只有他,会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出现在这里了。

    宁天林现身了!

    在一道惊呼声中,所有的镜头都朝着那男子的背影投了过去,虽是形单影只,体形修长且单薄,但没人敢怀疑他的实力,一人可撼星河!

    尽管有太多的人不看好那男子,但却并不影响他们心中难以抑制的震撼与激动。

    如此年轻的年纪,就已经踏上让他们仰望的巅峰,光是一人降临吼族的这份气魄,就足以让他们动容。

    随着直播画面的切换,星空另一端的看客们,也都沸腾了,这等级别大战,他们这一辈子恐怕都难以看上一次,对于武者们来说,那绝对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

    平日里从不观看网络直播的各大族长们,此刻也都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的光幕。

    至于后方的惊呼声,宁天林却是恍若未闻,脚步依旧不轻不重,落脚之处,也只是留下一到浅浅的空间涟漪。

    虽是一步一个脚印,但随着每一步的踏下,都会留下一道残影,下一步再次落下的时候,已向前移去很远的距离。

    淡然的背影,却是透着令人仰慕的从容与洒脱。

    当接近吼族的大门时,宁天林终于是停下了脚步,抬头凝望着这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古老台阶。

    眼眸缓缓闭上,里面的打斗声也是越发的清晰了,硬撑着的狮角兽,萎靡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弱。

    沉吟持续了半响,宁天林睁开眼来,气体的精气在法决的配合下,缓缓的运转起来。

    “呃?”

    脚步再次抬起的霎那,宁天林感到体内传出一阵异样。

    “你醒了?”

    眉头轻皱,他轻声问道,刚刚那股异样的波动,正是从他体内的圣灵空间传出的。

    “嗯,在圣主降临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

    “本以为我会忍得住,直到你走到这里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血。”

    一道柔和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缓缓响起。

    “怎么,你还有不舍吗?”

    宁天林微抿着嘴唇,他能感觉到这声音与往日的不同,有着些许的压抑。

    “嗯。”

    似乎是在皱眉犹豫,沉吟了顷刻后,那道声音再次响起,无奈与不甘的情绪夹杂其中。

    “除了地球外,这里可以说是我的第二个故乡了。”

    “那你让我怎么做?”

    宁天林冲着台阶的尽头望了过去,再次轻声问道。

    这伯雯在地球出生后,见到第一人就是他,虽是主仆关系,但他也一直把对方当作妹妹看待。

    “吼凌必死。”

    不等那道声音再次传来,宁天林嘴巴微动,平静却带有其他情绪声音再次响起。

    不说他当年入侵地球的老账,只是想要炼化伯雯的这一条罪状,就已经注定了他的下场。

    “现在么...”

    而伯雯在认清吼凌的真面目后,也早就对他恨之入骨,但现在真要下手的时候,他反倒有那么一丝不忍。

    抛开对方接触她时带有极强的目的性不说,这吼凌也确实是除过宁天林之外,对他最好的一个人了。

    不仅给她一个安定的修炼空间,而给她提供丰富的修炼资源,让她可以无忧无虑的潜心修炼。

    “嗯。”

    虽有善,但恶更大,伯雯轻吐一口气后,从嘴中吐出一个字来,接着说道。

    “那把吼族留下来吧。”

    对于吼族,作为吼之一族的后人,她心头一直都有股莫名的情绪,她真正的根应该是属于吼族的,吼凌千错万错,但是族人没错。

    “好,我答应你。”

    宁天林微微点了点头,他与伯雯真正相处的时间虽然并不算长,但也都见证了彼此从弱到强的过程。

    这吼族在对方的位置,大概也就相当于地球在他心中的分量一样吧。

    一个武者,再怎么强大,没有他想要守护的族人,那也都是空虚的,强者可以陨落,但族人可以替着他继续繁衍下去的。

    “谢谢圣主。”

    简单的四个字,让得宁天林微微一愣,旋即轻笑一声。

    这伯雯一直以来,在他面前就没大没小,如今能够说出四个字,可见吼族在她心中的分量了。

    漫漫的石阶尽头,入眼的是成片的废墟,完全不可与宁天林那日来的古朴大气相比较。

    在一处空旷的广场附近,足足近千人盘坐在那里,男女老幼皆有,成半圆之形围坐,他们身着的服饰上,无一例外的都印有一个吼字,淡雅肃穆。

    而他们的视线,也都统一的望向前方不远处,以至于后方出现一名青年,都没有察觉到。

    嗒,嗒...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那细微的脚步声,才缓缓的传进他们的耳中。

    “有人!”

    场地中,在一道警惕的声音响起后,那近千人猛的向后转过头去,视线锁定在那名青年身上。

    那不轻不重的脚步声,正是从那里出来的。

    “是他!”

    “宁天林!”

    认得这年轻人样貌的不少族人,心头猛的一颤,脸上瞬间涌上一抹震动。

    投向宁天林的目光中,各自带着不同的情绪,第一次听到那个青年的名字,还是因为他们一族圣主伯雯的缘故。

    当年的十年之约的事情,在吼族闹的可谓不小,在每每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略带着些许不屑与讥讽,当然也不乏某种嫉妒的缘故。

    虽有点本事,但却惦记着他们吼族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圣主,这在他们眼中,无疑是自不量力的。

    作为高不可攀的圣主,年轻一辈的族人将之视为心中最为圣洁的女神,老一辈的族人对她也是敬重有加,吼族的少主,吼凌之后的唯一继承人。

    可以说,当年的他们虽然大部分都从未见过宁天林的面,但却对他印象极差,谈话间,大都是他贬的一文不值。

    但今时非同往日,关于这年轻人的疯狂战绩,即便是身居不出的他们,也早就都有耳闻,战绩可谓是疯狂。

    吼族向来都是以血统,实力为尊,最起码在战斗力上,宁天林有了让他们尊重的资本。

    直到后来,这年轻人成了族长的眼中钉肉中刺,时刻都想着除之而后快。

    哗啦啦!

    所有的吼族族人猛的站立起来,男族人向前一窜,将女人和孩子紧紧的护在身后。

    这年轻人来这里的目的,他们当然是知道的!

    旋即,体内精气皆是尽数调动,虽知道不敌,但为了吼族,他们也要誓死一搏。

    “今日,我不杀你们。”

    视线在众人身上扫过,宁天林淡漠的说道。

    “不杀我们?”

    众族人相互对视,心思翻滚。

    此刻族长还在激战,虽胜负已定,但想在短时间内脱身并不容易,这年轻人又突然降临,不就是打的这个时间差吗?好趁现在,把当年的仇给报了!

    “哼,花言巧语,你当真以为我们会信?”

    众人只想着能够多撑上一会,等族长腾出手来,定然能够将这小子给灭掉,对于族长的实力,他们只有崇拜,一直都没有怀疑过!

    “呵呵。”

    “你们信与不信,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宁天林面色一冷,眉头轻皱,眼中寒芒闪烁的盯着众人,旋即,沉声说道。

    “记住,你们能够继续活下去,要感谢一个人,圣主伯雯。”

    话音落下的同时,宁天林体内汹涌澎湃的劲气,朝着下方灌注进去,脚掌猛的向下一踏。

    轰隆...

    坚硬的石板,居然至脚心处蔓延出几道裂缝,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那近千人的方向,持续扩散进去。

    哗啦...

    满是惊骇的众人,只感觉地动山摇一般,那剧烈的能量波动,将他们震得浑身发颤。

    “不好!”

    想要躲避的他们,却猛的发现根本就卖不出步子,不是因为恐慌,而像是被一股神秘的空间力量,给锁定住了一样,移动不了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脚下的裂缝越来越大。

    噗通!

    迅速扩张的裂缝,犹如一个无底的黑洞一般,将那近千人无一例外的吞噬下去。

    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震动,还在下坠过程中的众人,直接被震得尽数晕厥过去。

    呼!

    跺脚的同时,宁天林手臂缓缓向上抬起,不远处的一座巨大建筑物,直接被他吸附过来,准确无误的压在了那道裂缝之上。

    至此,广场之上,仅有宁天林一道身影,孤身矗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